npqo18qo4s024s6n98po2859215s2303.jpg

 

「彼岸花象徵著死亡與思念,承載著神秘與悲傷寓意」

 

一本《彼岸日記》手稿是南生唯一留下的遺物,裡面記載著林和平與南生曾有過的刻骨銘心。是一段美麗歲月裏的愛戀卻還來不及與彼此好好道別,兩人竟就此天人永別。留下一地思念、遺憾讓林和平獨自面對承受。這麼多年過去了,林和平對南生的思念依然有增無減,就如他所珍愛那幅不具名的『彼岸燈塔』般執著。

 

林和平,國內著名的策展人,年紀輕輕事業有成,外表看上去溫文爾雅,實際上給人一種霸道冷漠的感覺,卻因那年南生的死,林和平一度消沉,沈溺悲傷中無法自拔。

 

006OyYUPly1gebhvav6kzj30u0160gwd

 

直到他在西班牙一場畫展上,林和平無意邂逅了喬曼,她的模樣竟和南生是如此相像,讓他激動的心久久無法平息。即便,他心裡清楚知道,南生不可能是她,那顆心依然因她左右了他的情緒。

 

在開展前夕,出海關那批藝品居然在巴塞丟失了,林和平四處調查藝品下落,碰巧有喬曼的協助,那批藝品才得已毫髮無損的出現在會場。喬曼,活力十足的藝術家。小時的一場意外,她因漢森所獲救也因撞擊而喪失所有記憶。

 

006OyYUPly1gebhvaa2n8j30u01607el

 

打從救起喬曼那天起,漢森便對她一見傾心。他雖桀驁不馴但有自己原則,為了喬曼,他不惜代價用道德綁架喬曼,將她鎖在自己身邊。這日子都一如往常,直到喬曼遇上林和平,兄弟不慎打劫了林和平那批貨被喬曼逮正著,於是,他要脅喬曼必須馬上做出決定。唯有當他未婚妻才願意歸還藝品,喬曼深怕那批貨有個萬一,只能允諾他。

 

006OyYUPly1gebhvbg2dnj30u0160k17

 

依然無法避免一場正面衝突,林和平接受不了漢森這樣要脅喬曼,兩人大打出手,小弟抄起一旁鐵棍欲偷襲和平,喬曼挺身而出想替和平挨下那一棍,林和平閃過曾有畫面,是南生。喬曼,她終究還是守護不了他。林和平奮不顧身只為她,那刻的畫面卻已深深刻在她腦海裏。

 

「所有愛情都該有底線、傷了就該散了。」

 

開展在即,那幅彼岸燈塔依舊尋不著執筆者,找了這麼多年,半邊妝始終不知道在哪,在尋覓多年才發現,半邊妝竟是喬曼,他想盡辦法央求喬曼將畫賣給了他。他鍾愛那幅畫,不僅畫中的她像極了已過世南生,也像喬曼。南生溫婉如水、文靜內斂,喬曼則古靈精怪、隨性灑脫,兩人前後闖進他的生活裡,喬曼的出現再次為和平沉寂多時的心注入一絲曙光。

 

畫展結束,林和平不得不與喬曼道別,他不捨。喬曼也面臨著留下或者隨他離開的抉擇。彼岸日記清楚記載著,那年,南生陰錯陽差結識父親再婚對象的兒子林和平,在日漸相處兩人卻迸發出愛情,他們剛萌芽的感情卻遭蘭姨激烈反對,因此,這場註定沒有結果的虐戀,最後以南生的自殺作為結局。 

 

最終,喬曼還是選擇與林和平回國,在他快速安頓好喬曼後,林和平急忙趕去公司處理急事。在會議結束後,他跟隨阿栗到餐廳商討辦法,殊不知在這時遇上了羅辰,當年的他們是那麼深愛著南生,於是在南生自殺後,羅辰始終沒辦法原諒和平。見到羅辰後,林和平思念南生的心為此又起了一波波漣漪,他失去南生的悲傷仍是久久無法平復。此時,帶著酒意的林和平不自覺去找了喬曼,透過她似乎看見了南生,即便他知道她是喬曼,仍控制不了伸手擁抱了她。

 

直到她一巴掌落下,也打醒和平,他明白剛才所發生的一切不過是場錯覺,他的南生永遠都不會再回來了。他落寞離開。回到家才發現自己收藏的那些畫都不翼而飛,連同他最重要那本《彼岸日記》也不見了。家裡被竊,一直以來他在乎的從不是那些名畫,只有那本彼岸日記而已。說他一直活在記憶裡也好,執著也罷,這都只能說明是他太愛南生了,擱在心裡的痛,是這輩子也或許下輩子都不會好了。

 

9dc128d2ly1ged458eneuj24g02lcu17

 

大樓管理員看和平東翻西翻只為找那本不值錢的日誌本。他不惜一切代價都要買回它、找到它。這時,竊賊才知道看似沒用的日誌本的重要性,他卻早已賤售給書攤販,這又得不擇手段想辦法偷回來了,有了它不僅就此翻身,說不定還能為此保命呢。

 

另一邊,林和平自從在巴塞看見喬曼後,再也割捨不下那女孩了。他不僅想盡辦法讓喬曼跟隨自己回國,甚至費盡心思張羅著她的生活起居。此時,栗平閣爆發作品遭剽竊,他藉此機會強勢進入到喬曼的生活裡,當時已有許多膺品遭量產流入市面,因種種問題,在董事會上已出現許多對和平的質疑,為平息和平及栗平閣剽竊案的聲浪,許阿栗不惜偷了財務總監印章做假帳、調查膺品來源。

 

經查證下,發現居然是在巴塞展出時不慎流出的照片,這一切卻與安氏集團有著極大的關聯,就在許阿栗準備舉發控告時,安凱倫央求喬曼替朱凡求情。喬曼經思考後,決定出面說服林和平撤銷告訴也承諾替栗平閣創置品牌形象,便於往後的參展,打下品牌知名度又能防止往後作品遭剽竊。當然此決定引來漢森極度不滿,又對喬曼的決定,莫可奈何下點頭答應。

 

「彼岸花,花開彼岸;花開不見葉,有葉不見花;花葉兩不見,生生相錯」

 

正因漢森深愛喬曼,讓他甘願放棄玩樂跟著她回國,壯大自己事業做努力,就是盼有朝一日能成為喬曼有力的依靠,他的純粹天真卻是喬曼最避恐不及的原因。他的一見傾心,也是對喬曼死纏爛打的開始,甚至無數次將救命之恩掛在嘴邊,無時無刻提醒著喬曼,不可負義。

 

對喬曼來說,漢森在她心中的確很重要,像似朋友、救命恩人也或許像似戀人,唯一能確定的,他是她最重要的家人。當初若沒有他,就沒有現在的喬曼。在幾次爭執後,喬曼終於說服林和平,答應撤訴的唯一前提就是要她來公司親自操刀這品牌形象的項目,喬曼雖不斷推辭,在林和平以「不來就不撤訴」要脅下,喬曼也只得答應,林平和除了將創立商標防偽的消息提出開會討論外,也迅速替她安排好住處,基於私心,他讓她住在他的對門。

 

006OyYUPly1gf2kbha3eyj34g02suu17

 

開會時,阿栗抬眼一 見到喬曼,不僅一臉驚恐,情緒更是久久不能平復。誰都不知,阿栗在心中藏了秘密,一個沒人知曉多年的秘密。南生那年墜海並不是自殺,是她不小心失手害死了南生,阿栗卻始終都沒勇氣說出來。就在她見到喬曼後,阿栗便堅決不讓林和平與喬曼有任何的接觸,於是,她否決了和平在董事會上提的提案。除不同意撤銷對安氏的告訴外,她還必須將喬曼徹底趕出公司。

 

眼見喬曼與林和平愈走愈近,愛林和平好多年的許阿栗不得不設局讓喬曼徹底從和平身邊離去,不僅要她離開還要設法讓喬曼對林和平恨之入骨,永遠不會有機會再接近他。於是,許阿栗私下召開董事會反咬安氏集團,目的就是為了讓喬曼不信任和平,目的未達成卻引來漢森跳腳,他不願讓喬曼頻頻與林和平有所接觸,又不得不妥協讓他極為煩惱。

 

即便是喬曼和南生再相似,林和平也從未錯認過,兩人因頻繁接觸,他早已愛上那個叫喬曼的女孩了。那天的情不自禁,他親吻了喬曼,然而,喬曼似乎也察覺和平的心意,即便是喜歡,卻依舊不能跟和平在一起。她曾承諾漢森,這輩子要嘛不嫁,要嘛只嫁他,她必須做到,此時的喬曼也只能盡可能去控制那顆早已不安份的心。

 

林和平生日的那夜,他帶著喬曼去了他慣去的地方,兩人就這樣,靜靜的陪伴著對方。記憶在這時後倏忽有了重疊,和平看著喬曼出神,彷彿從她眼裡就能看見死去的南生一樣,看她笑的沒心沒肺的,就像當年的南生,南生的聰資穎慧讓當時的林和平自慚形穢,覺得自己永遠配不上眼前的南生。 那年,她是他林和平的妹妹。

 

006OyYUPly1gecnyi172xj32ud49j1lc

 

此時,許阿栗因和平而傷心買醉,和平在送她回家路上,阿栗正好瞧見喬曼便故意若有若無將身子倚掛在和平身上,有意製造他們倆的誤會。阿栗醉酒直纏著和平不放,擔心她會因酒醉出什麼意外,和平便留在她那小憩一會兒,卻不巧被喬曼撞見,兩人的誤會逐漸加深,甚至為此與他起了衝突。

 

許阿栗為栗平閣的未來,偷何建峰的印章做假賬,不巧居然被顏總發現,阿栗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將責任都歸咎於何建峰,要羊藍買通何建峰卻撞見拿醫療卡的喬曼。阿栗與羊藍兩人怕東窗事發便有意無意的試探喬曼口風,雖然喬曼始終沒有透露半句。防偽標籤甄選迫在眉睫,因喬曼疏忽讓羊藍有機可趁,她不僅拿走優盤還順手將其檔案刪除。

 

在會議上,喬曼始終拿不出檔案,就算她有林和平相挺卻也無法一意孤行,好在有蘇山大師,他路過剛好撿了喬曼掉落在地面的紙本資料,利用紙本資料講評下,優勝者依舊是喬曼無誤。事情一樁樁發生,從栗平閣爆出虧空一千萬開始,何建峰的藏身處就成了阿栗與羊藍的目標,喬芳與喬曼為回西班牙處理訴訟事項,一個不留神何建峰就因此失蹤。

 

喬曼再次潛入栗平閣探聽消息。除了虧空案,喬曼與和平的關係也始終撲朔迷離。林和平對阿栗雖無情意礙於感恩,和平只能無視她的存在,因此,讓外人誤以為郎妹皆有意,當然也包含了喬曼。那天,林和平終於向喬曼表白,他知道喬曼對自己也有著一樣的感情,他要喬曼留下來陪伴他,她卻沒答應,喬曼始終不知道他愛得到底是南生,還是很像南生的喬曼,於是她離開了。

 

另一邊,曾深愛著南生的羅辰一直伺機等待可以搞垮林和平的機會,剛好栗平閣爆發膺品案,他便藉此發了抹黑稿想藉此除掉和平。不料,大家還在追查帖子流向,就讓何小溪意外發現誰是幕後黑手。 雖然,小溪她什麼都沒有說。這些小動作依然不會影響羅辰報復和平的初衷,他順利與漢森聯手成立文化產業,準備進軍影視娛樂。

 

此時,栗平閣需藉由代言項目來洗白形象,兩人卻同時相中雪萊,林和平藉由拍賣、贈收藏畫來結識雪萊,為了栗平閣,林和平不得不忍痛割捨那幅彼岸燈塔。漢森雖衝動魯莽卻也真誠坦率,反而吸引了雪萊,加上雪萊與安凱倫在巴塞是多年好友。兩人相爭局面卻爆發精心窩藏的何建峰命危,經搶救依然無效。

 

006OyYUPly1ged1t3pcz0j34g02oo7wp

 

突如其來的消息讓喬芳悲痛萬分,幾乎崩潰,結局造成喬曼對林和平的更加不諒解。她發誓不管如何都要查清事實真相,還何建峰公道。由於,羅辰不斷製造安氏與栗平閣的矛盾衝突,正因他痛恨林和平,利用安氏簽下雪萊重擊林和平,面對質疑,雖羅辰始終不承認,這些心思似乎早已被漢森察覺,他按不動聲色的順著他。

 

黑函事件的發生,雪萊盛怒下不僅拒絕了栗平閣代言項目並也歸還了和平贈與的彼岸燈塔。喬曼剛好目睹一切,說好一輩子守護的畫,如今輕易轉贈她人,一時氣憤便轉身離開。來不及解釋的他追了出去,情況危急的同時他表明自己的心意卻也情不自禁吻上喬曼。他很清楚,她是喬曼並不是南生,多年睹物思人的日子是也該結束了。那番深情告白,兩人終於如願相擁在一起。

 

在城市的另一頭,漢森依然為著喬曼傻傻努力著,他似乎還不知道,此刻,他已經失去喬曼了。看著漢森純真,捍衛自己所愛漸漸地小至也淪陷在他那至死不渝的深情裡。 那一夜,漢森因喬曼又哭又笑喝個爛醉,小至卻是寸步不離的守護著他,他們都知道愛無法勉強,漢森深愛喬曼,喬曼愛著和平,小至則愛著漢森,愛情一向無道理可言。

 

面對他們的愛情,漢森無法祝福,失去喬曼的漢森依然不屑使卑劣手段,趁機搞垮栗平閣,為了喬曼,他讓步。他說服雪萊出面代言來洗白栗平閣。鬧得沸沸揚揚的虧空案在此時也有了結論,原已認定何建峰所為,在喬芳不懈努力調查下,查出阿栗與建峰談話關鍵證據。林和平礙於阿栗曾是交心夥伴並無上繳她犯罪檔案,反由他與上層交涉繳清虧空款項。

 

為填上那虧空的鉅額資金,阿栗迫不得已拍賣自己住所卻因禍得福,讓她有了機會能蹭住到和平的家裡去。喬曼對林和平的愛,來之洶洶,兩人彷彿上輩子就在一起的感覺是她第一眼看見他就有的熟悉感。林和平為與許阿栗劃清界線,他不惜將自己的房子拿去貸款方便還清她所挪用的公款,就是想藉此報答她當年提拔恩情。不過,許阿栗始終不願意接受。為拴住林和平,阿栗不惜在公開場合宣布自己與和平的親暱讓在場的喬曼甚是難堪。

 

一場深圳設計展會是所有藝術產業恐後爭先的活動項目,栗平閣也在參展名單上。雪萊因介紹此次展會負責人給漢森認識,希望他有機會可以替他自己扳回一城,雪萊一直不是這麼欣賞和平,奪人所好是她向來最鄙棄的,漢森因此有緣當上評委。這也一場戰爭的開始,漢森雖身為評委,但他並未仗權對栗平閣使壞,只是,他的光明磊落反成為大家眼中的小人。

 

雪萊因有事缺席深圳展會,林和平怕失去新聞矚目度,只好在當下岀險招,就在活動準備開始,栗平閣卻同時召開記者會宣布退選,不僅是為了維持新聞熱度也藉機打臉評委會。當然,免不了掀起一波新聞熱浪。這舉動除了害慘評委會外,栗平閣也為此丟失了雪萊代言機會。

 

然而,這些非議矛頭都指向漢森,如果沒有他的介入,事情就不會發生,只是漢森始終沒解釋。他相信清者自清,不做無謂的解釋。將這些莫須有的指控都看進眼底的小至為漢森感到不捨,喬芳在這時也發現,小至眼裏的濃烈愛慕。她兩段感情走的是那麼坎坷,她不願讓喬曼未來跟她一樣走的辛苦。她一路看漢森呵護著喬曼,雖魯莽衝動,他卻始終存有一顆純真善良的心,重要是他始終愛著喬曼不曾變過。

 

漢森是她認定值得託付的人,於是,喬芳為此多次撮合他們,她不顧喬曼意願,直接在會場宣布兩人即將結婚的消息。聽聞消息的小至震碎了心,喬曼更是憤怒奪門而出。另一邊,栗平閣丟失了雪萊代言直接影響整個公司的運營,雖用了其他方式補救,效果仍沒雪萊代言好,喬曼覺得錯在於漢森,便揪著漢森找雪萊理論。

 

要雪萊重新考慮代言唯一條件,就是與漢森復合。深愛和平的喬曼為他,就算再傷心也只能分手與漢森在一起。在他倆分手後,因蘇山大師的畫作再次出現拍賣會上,不料遇上漢森與羅辰,兩人較勁下,林和平輸了那幅作品,羅辰看見喬曼則是驚訝不已。不久後,羅辰因喬曼,將放在心裡多年的思念、怨恨都向漢森說了。漢森看了南生的照片,讓他想起了過去救起喬曼的時候,喬曼也在這時開始有了質疑,對自己的身世有了疑問。

 

9dc128d2ly1ged4532fjtj24g02lr1l0

 

羅辰揭開和平心底的傷疤,讓他又再次回想起過去,過去他與南生是對相戀的愛侶,卻因自己不爭氣上不了大學,又屢屢惹事而進不了學校大門。那時,他們則為未來拼了命努力賺錢,羅辰的出現卻改變一切現況,他是如此熱烈追求南生。

 

羅辰是學校的風雲人物,他什麼都沒有,沒有學歷、沒有能力,更沒有背景,他害怕南生會因此離開他。可惜,事情演變到最後,南生卻是真的徹底從他生命中離開。喬曼,則是他幽暗生活裏意外闖進的一道陽光,她輕輕撫平了他心中疼痛已久的過往。不過,他愈是想靠近她,她離他就愈遠。

 

另一邊,許阿栗藉著各式不同理由逼退喬曼,不論如何逼退喬曼,林和平總有辦法再靠近她,這次,她要喬曼永遠消失。她拿來作假的超音波照,向喬曼控訴她的自私卻害她因此失去了孩子。這番話,炸起喬曼心中層層道德高浪也炸碎光所有的心。於是,她決定與漢森結婚,唯有結婚才能杜絕一切不幸發生。她央求漢森娶她,愈快愈好。或許,漢森心裡也明白了什麼,他不願去面對,只要她嫁他就好。

 

一知道實情的林和平,聽見許阿栗不斷強調喬曼要結婚了,讓他倏忽情緒崩潰,拿起酒瓶淨往自己腦門砸,林和平頭破血流的樣子,卻嚇矇還吵著不愛她就要自殺的阿栗。或許,他一開始就不該心軟讓阿栗住進來。林和平堅持用彼岸燈塔做這次發展項目,害怕失去林和平的阿栗堅持反對,一如既往她用生死要脅著和平,堅持用彼岸燈塔作為項目不免也存在著他的私心,他希望能用這項目綁住喬曼,將喬曼留在自己身邊,哪怕是她要嫁給漢森,他也決不鬆手。

 

006OyYUPly1gf2katbbc1j33yi2n04r3

 

在換上婚紗時,喬曼心中出現了迷茫,有如彼岸燈塔,萬家燈火通明卻不知哪盞為自己而點。她的遲疑迷茫,漢森一直都知道,只是不願拆穿。此時,留下遺言出走的許阿栗,其實是去探望許榛生。他們都有著自己不可告人的秘密,林和平至今仍是以為許榛生是負氣去國外不肯回國,就像他一直以為的南生是因自己而自殺一樣。對他們姐弟倆,和平總深信不疑。

 

就因為他們都清楚南生為何喪命,這也是許榛生對許阿栗最不諒解的地方,這麼多年過去,阿栗卻依然學不會放手,似乎南生的死,她還得不到教訓般。因漢森、阿栗仍堅持不使用彼岸燈塔做為下季活動項目,林和平雖有不甘卻也只能同意,為了逃避他同時也申請長假,不想面對所有現實問題。

 

阿栗,一直是和平與喬曼的最大阻礙,因為阿栗捏造懷孕真相,讓喬曼誤以為自己是第三者,同為女人的她不得不放下對和平的感情,成全和平與阿栗。轉身與漢森訂婚,即便有懷疑、有遲疑,但箭已在弦上,不容許改變,雖和平依然不斷試著挽回喬曼,他曾錯失了南生,不想為此再錯過喬曼,即便母親不同意他與南生在一起,他們依然不顧勸阻相愛。哪怕她即將嫁給漢森,只要她心裡有他,他就算會失去一切也不放棄。

 

因一部遇見巴塞,Ben與喬曼各將版權簽訂給不同人,引發糾紛,喬曼尋找Ben時不慎發生車禍及時讓Ben救回,在倒地前,她似乎看到了記憶裡零碎的片段,片段裡爸爸為了幫她買豆漿而倒地不起,她想起安東尼說過她們姐妹並不是親生的這件事情,她急於向漢森求證,這是否屬實。顯然,漢森也是極力隱瞞這件事的真相。

 

過去,和平自以為退讓對南生是最好的,覺得自己配不上南生,她該擁有更好的幸福。和平因此婉拒了南生的復合。是他錯失了南生也間接害她絕望而死。他的母親當初堅決拆散她與和平,從南生過世到現在她依然自責,直到看見喬曼,她在喬曼身上找到了寄託,她想彌補,盡可能地彌補,若不是當年的固執也不會害和平這樣。

 

南生的意外離世,讓所有恩怨在此結下。包含羅辰的不諒解、許榛生的自責、和平與母親的矛盾、許阿栗的不小心、林和平的崩潰都在此刻因南生而起。正因許阿栗太愛和平了,為和平,她可以不擇手段。她要脅喬曼回到巴塞,否則她一樣用對待南生的方式,讓她消失。為給喬曼謹記教訓,她不惜將喬曼推下水,喬曼卻也因此想起南生多年的記憶。

 

原來南生就是她,她就是南生,南生亦是喬曼,當她終於想起一切,阿栗承認了當年的錯誤,漢森也坦承他隱瞞她就是南生的事實,知道實情的她仍舊選擇她是喬曼的身分隨著漢森回巴塞。只是,回了巴塞的漢森與喬曼,始終沒結婚。她依然是自在的喬曼,漢森依舊是率性的老闆,兩人就這樣相依相偎陪伴著彼此。

 

006OyYUPly1gf2kb5k4r4j34ei2laqvh

 

或許,喬曼始終再等一個可能,一個「即使愛情沒有結果,彼岸仍會開出盛放的花朵。」的可能。假如,緣份都能再次讓彼此相遇,那經歷千錘百鍊的摯愛是否得以生根發芽、收穫重生呢。

 

 

延伸閱讀 :

https://alove5342556.pixnet.net/blog/post/23255099王冠逸、徐好領銜《樓下女友請簽收》龍套演員套路「宅系少爺」,二人「假戲真做」竟從替身成真愛 ∥ 妳不是誰的替身,是我用盡一生兜轉只為找到妳

https://alove5342556.pixnet.net/blog/post/22590542林雨申、趙露思《我喜歡你》鬼馬小廚娘遇上「傲嬌吃貨」大總裁是一場「相生相剋」之下,瘋狂撒糖的開始 ∥ 在千萬人之中,我終於等到了你。

https://alove5342556.pixnet.net/blog/post/22459307羅雲熙、白鹿領銜《半是蜜糖半是傷》霸總再遇「眼淚過敏」青梅竹馬,了結一段暗戀已久的心事。深情「不敗頭狼」與堅毅「小綿羊」甜蜜戀萌化了少女心。

 

本文所有圖片,全部來自網路,感謝原作者,如侵犯您的權利,請聯繫作者刪除。

 

    歐尼,心旅地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