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990001420827_P8394061

 

講述來自不同原生家庭、內心遭遇傷痛的三個孩子,在兩位爸爸的撫養下組成了非血緣關係的「五口家庭」,兄妹三人在成長中彼此扶持,逐漸治癒了內心的傷口,成就更好的自己。

 

b021b160-e766-11ea-addf-e4629925f998

 

多年前,凌和平帶著一家人因緣巧合下,搬到了李海潮家樓上,凌霄與李尖尖從此關係匪淺。

這天,乖巧沉默的凌霄背著媽媽翻出了與妹妹的合影,氣得凌媽哭著將這些全扔到樓下。

不小心卻讓李尖尖將這些都撿了回家,心想這些對凌霄應該很重要吧。

 

李尖尖,雖年幼喪母,卻擁有了莫名的樂觀,或許,正是因為有了父親的雙倍疼愛,

所以才讓她在充滿疼愛的環境中成長。

 

然而,看見李尖尖撿回的照片,李海潮深怕尖尖的口無遮攔會造成凌家的二度傷害。

便千叮萬囑她不得再提起凌家的妹妹。尖尖雖不太懂,仍是乖巧答應了。

此時,鄰居錢婆婆見李海潮的妻子去世許久,尖尖還這麼小,

必然需要個媽媽,便熱心給李海潮介紹對象,對方叫賀梅,還帶著一個叫賀子秋的男孩。

 

尖尖似乎看出大人的意圖,氣著跑出去了。錢婆婆追出去,賀子秋也跟了出去。

不願接受賀子秋的李尖尖,只不過是單純的害怕父親有了對象,就會將媽媽給遺忘了。

殊不知,尖尖當年的反對,造就了後來彼此的缺憾,無論是自己還是賀子秋,甚至是父親。

 

鬱悶的她,總愛找賀子秋麻煩,而賀子秋卻從不回嘴抱怨。

從小,他早滿眼寵溺疼著尖尖,只是當時還小的他們,還不識情愛。

 

photo-5f43907607db0

 

尖尖對待賀子秋總是蠻橫不講理,在面對凌霄時,卻又是格外活潑熱情,乖巧懂事。

總不在乎,熱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就算碰了滿鼻灰也沒關係。

 

一回到家,尖尖便遇到了凌霄,激動地衝上去打招呼。

凌霄,自小乖巧懂事,一次意外發生後,變得沈默寡言,而妹妹過世更讓凌霄自責一輩子,

獨自面對媽媽的情緒勒索的他幾乎崩潰,後來,很幸運地遇見了李尖尖和李爸。

 

那天,李海潮讓李尖尖給樓上凌家送山核桃,結果凌霄非但不領情,

還將核桃撒了滿地,李海潮不捨,見尖尖不生氣也就作罷。

 

也從那天起,李海潮每晚回到家都能聽見樓上的爭吵。

抬頭一看,總見凌霄一人孤零零坐在樓梯上。於心不忍,李海潮不時邀他上家裡吃飯。

起初,凌霄總是淡漠拒絕了李海潮,可漸漸地凌霄被尖尖說動了,

從抗拒到主動,凌霄與尖尖的關係,也逐漸緩和了不少。

 

而,賀梅與李海潮關係似乎不錯,不時兩人相約吃飯談天。

那天,凌霄獨自在公園玩耍,幾個孩子圍了上去,趁四下沒人準備欺負他。

眼看,凌霄就要挨拳頭了,李尖尖及時衝了過來,將帶頭的胖子撲倒在地,使勁地咬著,

子秋見狀也有模有樣地和幾個小孩扭打起來。

 

事後,李海潮和平地解決了此事,沒責難也不鬧心,更沒忿恨難平的吼叫,

賀梅看著李海潮處理事情的樣子,感到非常放心。

雖尖尖沒遭父親的責難,看見賀梅與子秋仍是不開心,她惡狠狠瞪著賀子秋不放。

一如往常,賀子秋依然寵溺的笑著沒有計較。

 

XxxdPpwmSM5DAruqfy00ZuwoypmeY3UrGvMJLxrzCS8

 

比起凌霄的悲慘童年,那麼賀子秋的童年更是充滿不安,不僅需面對每人的閒言閒語,

更存有不斷被拋棄的恐懼,自己學會更善解人意,體貼暖心,不爭不吵,

還好,有李海潮和李尖尖替他填滿了安全感。

 

見父母爭吵,早見怪不怪的凌霄,毫不猶豫地轉身下樓進了李家。

餐後,尖尖偷偷將那張粘好的合照還給凌霄。

見凌霄仍是不開心,尖尖悄悄地帶他去看爸爸的秘密。

 

房間里有尖尖媽媽的照片,還有媽媽的衣服、鞋子。

尖尖告訴凌霄,其實,她一直知道爸爸很想念媽媽,而尖尖也想媽媽,

但她要假裝不想,因為爸爸知道了會傷心。語畢,兩人將秘密偷偷歸位,悄悄地離開。

 

看著懂事又可愛的尖尖,凌霄漸漸敞開心房,每天都坐在樓梯上等著尖尖來叫自己。

這天,凌霄依舊坐在樓梯上等著尖尖,他拿著書,眼睛卻一直往尖尖家門口看。

終於,盼到尖尖從家裡出來,喊他進來吃飯。凌霄嘴角止不住上揚。

 

s2qKw_CkEnMdrAfemRsADuobibVWqjVSE1wr7BNcK-w

 

這時,賀梅突然打來電話,由於,母親病重,想跟他借點錢,

並央求李海潮可否將賀子秋暫時託付於他。

 

李海潮允諾答應,隨即將賀子秋接回,為他布置了房間,撫去所有不安。

這時,子秋愣愣直盯著李海潮,沈默許久後,

對李海潮突喊聲「爸」,李海潮實在開心,也狠狠地應了一聲。

 

尖尖一回來,無法接受的她,氣得尖尖追著子秋滿屋子打。

夜裡,趁父親沒注意,尖尖收拾了子秋的行李扔下樓去,子秋跟在後面又將行李撿回。

就這樣來回過了幾天,尖尖換了個方式。

她在子秋鞋子里放了幾顆西瓜,最後還得李海潮給子秋刷鞋去。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尖尖也逐漸接受了賀子秋。

 

823330ffad3d4bb2ba7a9090237d5758

 

另一邊,陳婷發現了那張照片,發了瘋似的要打凌霄。

凌和平上前勸阻,沒想到陳婷越發越瘋狂,指著凌霄大罵,是他害死了妹妹。

凌霄緊緊握著照片,眼淚卻在眼眶里打轉。

 

凌和平看著越來越瘋狂的陳婷,忍不住打了她一耳光。

那耳光不僅打醒了陳婷,也打散了兩人僅剩的感情,不久後,兩人離婚,

留下仍就站在原地的凌霄,眼淚始終沒能掉下來,卻已在凌霄心口上刻上一道道傷痕。

 

那年,凌爸與李爸兩個大男人一肩扛起三個幼孩的成長,

一家五口沒有任何血緣,相互扶持陪伴也卻意外感到和諧及溫暖。

 

s-21798977-1597225107

 

時間咻一下,十年就這樣過了,李海潮每天的一早就是給一家子人做了早餐。

這年,凌霄、賀子秋高三,而李尖尖則剛要生高一,面對子秋與凌霄,李海潮從不需擔憂,

反觀自己的親閨女,活脫就像隻猴子,若還能給根金箍棒,她肯定是大鬧天庭的。

更別說課業了,只要她不鬧事,李海潮就覺得欣慰了。

 

話才剛說完不久,賀子秋因見義勇為鬧事,急著李尖尖趕去廣播室喊上凌霄,

不明就理的凌霄只要扯上李尖尖便無法冷靜,隨即也衝出教室。

 

尖尖在喊完廣播就奔去保護賀子秋,嘴裡喊著不能欺負小哥,手也沒閒著,

順手將剛拾撿的磚頭裝進包裡,使勁地往他們扔去,喊著喊著還直愣愣想衝了過去。

子秋只得橫腰將尖尖攔下,凌霄隨後趕到,滋事的兩人嚇得落荒而逃。

當然,這是非鬧上訓導處不可,三人在門口罰站挨一頓臭罵,

尖尖保護子秋,子秋守護尖尖,而凌霄卻掩護他們倆,三兄妹的情誼的堅定有此可鑑。

 

返家後,李海潮卻在尖尖書包里發現了一塊磚頭,怒吼直讓尖尖好好地解釋。

一回神,原來是尖尖的一場噩夢,嚇醒了上課打頓的她。

 

s-21798988-1597226506

 

當年,陳婷不僅狠心拋夫棄子,又改嫁。

多年來,凌霄與父親及李尖尖、李爸還有賀子秋一家五口,一直以來相處和睦溫馨,

本以為日子會一直這樣幸福下去,對於母親的拋棄與指責,或許是凌霄一生的遺憾及夢靨。

正因有了李尖尖,她不但溫暖了,更是拯救了每個午夜夢迴掙扎其中的他。

 

那天,陳婷意外回國直接找上了凌霄,面對多年未見的母親,他心裡百感交集。

賀子秋的路過看見了陳婷與凌霄他倆人,便拉著尖尖一路尾隨,

當年陳婷的瘋狂,他雖小仍是記憶猶新,深怕陳婷會再次傷害了他的家人。

於是,他與尖尖兩人堅守在外一刻都不願離開。

 

不過,尖尖一提起了他母親賀梅,子秋情緒意外激動,是不願讓人窺探的脆弱,

子秋氣呼呼地離去,一個轉角,賀子秋卻拿著母親留下的信物,

止不住的眼淚,是情緒潰堤的開始,到現在仍是不明白為何母親要丟下他,不要他。

 

當天晚上,凌霄做了噩夢,夢裡是妹妹去世那天,他拼命拍打窗戶,可是卻沒有人回應。

那天雷雨轟隆掩蓋了他歇盡全力的撕吼,也是所有的遺憾的開始。

為了,能與凌霄銜接上情感,多次好言好語企圖感動凌霄,

不料,凌霄仍就不領情,陳婷狠心將同母異父的橙子丟在李家,強逼他接受。

陳婷執意將小橙子留在那裡,無非就是要與凌霄銜接上關係,認清血脈相連的事實。

 

然而,日漸相處下,凌霄雖不耐母親的煩人,仍是心細指導小橙子功課。

看著凌霄和小橙子處於和睦,李尖尖心裡不免氣憤,總覺得是橙子搶走了凌霄哥哥。

是兄妹情或者是男女間的愛情,當時還小的他們尚未發覺,

只覺得有彼此在身邊,便是種踏實亦是種安心,

無論是李尖尖,凌霄或者賀子秋,三人缺一不可的依賴。

 

aaaabQqqX

 

生日當天,傻氣的李尖尖經明月的提醒才想起小哥的生日,匆匆地去買了禮物,

然而,李海潮則給大家備了一桌子菜,當然,子秋的二姨賀蘭也在。

 

見子秋和尖尖嘻笑打鬧,一副不客氣的樣子,讓賀蘭看了有些擔憂,

於是,叫來子秋嚴厲囑咐,不得與尖尖相爭,更不可與凌霄共提並論,要他認清自己身分,

他與凌霄的不一樣,他是李家施捨長大的。賀子秋聽了心裏難受卻無從反駁。

是的,若沒李海潮,可能也沒了現在的他,更別說有這麼好的一家人。

 

這時,李海潮本是要喊子秋吃飯,卻無意間聽見二姨對子秋的嚴厲,心裡有些不悅。

 

吃飯時,二姨不斷叮嚀子秋注意言行,活像是外人帶著孩子過來一樣。

李尖尖鬧著要紅包,大家樂呵呵地打鬧。李海潮卻悶聲喝上了酒,

借著酒勁,他拉著子秋和凌霄,使勁地哭,說著心裡話,他倆自小就沒捨得打過罵過,

全是捧在掌心上照顧,卻遭外人的責難,還說自己不是他倆親爸,

妳打在他倆身上,卻像打在我自己身上般的疼。

 

見李海潮使勁地說,也使勁地哭,雖讓人不忍,卻讓賀子秋和凌霄感受被愛是如此溫暖。

他倆眼裏懸著淚,有著不願落淚的倔強,卻早認定此生李海潮是唯一的爸爸。

 

5d55f02dgy1ghow8v4bhjj20qo0dfta3

 

賀子秋將李海潮扶回房間休息。其實,李海潮並沒有醉,只是不知該如何面對這些。

讓他想起多年前,子秋一個人跑回鄉下,當時,他們去看望子秋,

卻見子秋一個孩子卻在如此艱難環境中學生存,李海潮看著心疼,二話不說便接走子秋。

 

然而,子秋是個敏感懂事的孩子,剛剛接回時,他總是偷偷在大半夜裏替大家洗衣服,

為了不讓李海潮感到負擔,平時光吃青菜,把肉都留給了尖尖。

 

133755cd8e5fc91d4310f13037bf277f

 

面對別人的閒言閒語,子秋雖小,卻清楚明白自己的身分。

於是,他努力乖巧,他聽話懂事,更是包辦所有能力所及的事,從不喊苦,也不怕累,

將所有好的都讓給了尖尖,不爭不吵,就為了不讓李爸送走了他。

 

想到這些,李海潮心裡十分心疼,更不捨子秋的懂事。

為了撫去他的不安,李海潮加倍努力愛他,就是想填補他心裏的傷痛。

 

8

 

好不容易,挨到陳婷帶著橙子離開,三人生活也瞬間恢復從前般地寧靜,

繼續了他們一如往常地打打鬧鬧的日子。

 

可是,好景不常。或許是日子太過於太幸福,卻遺忘了自己不配得到愛。

子秋在心裏一直這麼想,於是,他小心翼翼的呵護得來不易的家人,

生怕一個不小心就毀壞了幸福,開始了無止盡的被丟棄,是他深藏於心多年的恐懼。

 

這天,賀子秋打完球,他親生父親趙華光卻在這時找上了他。

對於父親當年的遺棄,他早已釋懷,哪怕現在再有錢,他也不願跟趙華光走,

即便是親爹親爸,都遠比不上扶養他,愛他的李爸。

 

但,賀子秋仍是沒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一個人的鬱鬱寡歡,決定自己承擔了所有。

尖尖見小哥的落單,笑開了嘴,伸手牽著小哥要他跟上,

此時的子秋,看著李尖尖緊握的小手,心底盪漾著一抹暖意,嘴角不自覺地上揚。

 

d5085366

 

而,賀子秋萬萬沒想到秘密曝光是那麼快速,

明月將子秋與趙華光爭執的事告訴了凌霄與李尖尖。這才讓他們想起,子秋的悶悶不樂。

 

此時,李尖尖為牙疼受盡折磨,凌霄只得押上她到醫院拔牙,一勞永逸徹底解決。

看著跟前的大燈,她有些迷茫,有些恍惚,不變依舊害怕。

在她獨自承受恐懼的衝擊時,凌霄突然握著她的手,意外安撫了尖尖的不安。

 

回家時,尖尖情緒不佳,隨意說了一句,如果凌霄是牙醫就好了,這樣就不害怕了。

雖是尖尖無心一提,這句話卻在凌霄心裡扎了根。

 

因牙痛臥躺不動的李尖尖,聽聞賀子秋的親爸找來,急忙下床衝去跟前問個清楚。

不願讓李海潮煩惱,三人在商量下,決定先靜觀其變,暫時不說。

但,李尖尖與凌霄仍是氣賀子秋的隱瞞,便在飯桌上兩人聯手故意忽略他。

各懷心事的兄妹三人,這天,皆一夜難眠。

 

5F4F1B9C79AA81599019932

 

事總不如己所願,趙光華為了帶走賀子秋,用盡手段。

從一開始,趙光華找來李海潮談判攤牌,歸還賀子秋,所有的利誘,威脅,羞辱,

李海潮與凌和平皆不為所動,堅持守護賀子秋。

 

趙光華見軟硬兼施都毫無成效,使出下三濫招數,不是檢舉環境不潔,就是食物中毒。

麵館因檢舉不斷,事故頻傳,而遭受勒令停業。賀子秋其實都明白是他,

但,李海潮沒有責怪任何人,反而更加保護自己。

於是,他過意不去,去央求趙光華放過自己。

 

雖麵館屢屢遭受壓迫,卻也使李海潮更加努力堅定,

那天,趙光華說的話,想想也頗有道理,為了讓三個孩子有更好的發展,

李海潮與凌和平商討後,決定擴大店面,來增加收入。

 

麵館忙的不可開交,子秋不忍李爸如此辛苦,不由自主想起了趙華光的那些話,有些猶豫。

在這時,李海潮雖也看出賀子秋的不對勁,卻沒問出口。

 

4a76c69bgy1ghodhov0sij22953dq1l3

 

有相聚必定會有分離,而此時的李家五口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抉擇,

所有的困難接踵而來,逼迫著彼此不得不放棄。

 

這時,凌霄外婆卻在這時發生病危,身為外孫的凌霄不得不放下課業在醫院守著,

而陳婷也接獲消息急忙從新加坡趕回,不料,在路上發生嚴重車禍,

造成陳婷不僅見不上母親的最後一面,也痛失丈夫,自己也因此昏迷不醒。

 

所有災難接踵而至,顯得凌霄有些出神。

他站在原地,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只是覺得心裡空落落的。

 

s-21798961-1597225773

 

好像一下子所有不好的事情都跟著來了,李海潮因這些糟心事,身體逐漸有些吃不消。

鄰居過來看望,突然提起了賀梅。子秋聽到之後鬱鬱寡歡,心情複雜。

 

子秋面臨抉擇,他不捨離開這個家,更捨不得李海潮為自己累出病來,

在兩者無法兼具時,他相互矛盾,一直苦惱著自己,是他始終沒說出口的體貼。

另一邊,陳婷陷入昏迷,凌霄跟著舅舅去了新加坡,看顧母親也照顧橙子。

 

賀子秋正若有所思地看著兄妹三人的合照,明月突然來電說尖尖不知為何就摔下樓梯。

於是,心急地衝回學校,近日的種種麻煩,他清楚是趙光華所為。

 

0

 

看尖尖受傷,子秋心底相當難受,他有如往常般背著尖尖回家。

兩人嘻嘻鬧鬧地一路奔回家,才走到門口,就看到了一輛救護車。而,救護車上竟是李海潮。

 

好在,李海潮只是過勞並無大礙。但,恐懼已深植在子秋心底,

愈來愈確定自己不該如此自私,拖累大家。那天,他寸步不離地守著李海潮。

 

恢復後李海潮依舊忙活著,穿著時髦的女子走到他跟前,

這時,他才認出賀梅,而她卻變了一個人似的,除了現實更是勢力。

 

賀梅勸說李海潮將子秋送回給趙華光撫養,畢竟趙華光有錢有能力,可栽培子秋出國

李海潮聽後雖有些落寞,仍不捨子秋離開自己。

 

而,賀梅臨走時,強調了她不要子秋,要李海潮留著,子秋的存在對她來說是種負擔。

此時,李海潮為子秋感到心疼,他知道子秋心中始終有母親,

他暗自在心裏發誓,即便要沿街乞討來養大孩子,也絕不會丟下賀子秋。

 

QsNQZ95K21KoyXvAWOitlReglvlbxahp-N7Ukfje1JE

 

只是,回到家的李海潮想起了賀梅說的話,讓子秋跟著趙華光也許真的好。他陷入了思考。

 

陳婷雖暫時脫離了危險,因傷及脊神經,導致癱瘓。

不論未來是否要動手術,照料上,早是難以堪負了。大難臨頭各自飛,或許,說的就是此刻。

對於,大人們的相互推卸責任,不願承擔後果,所有重擔皆落在凌霄肩上,

被迫瞬間長大的他,滿心的苦澀混著抉擇的無奈一併吞下,

他無法選擇父母,現在連自己的未來都無法決定。

 

他看著志願表,緩緩流下了眼淚,是身不由己的無奈。

後來,他申請了新加坡的醫學院,方便照料母親。沒有商量,便下了決定。

 

子秋回家,凌爸與李爸還在思考該怎勸子秋接受趙華光。

不料,子秋卻搶先向兩人表示,自己想去留學。

 

李海潮雖是答應子秋,正因了解子秋的貼心懂事,提出留學全是為了替他分憂解勞,

卻字字句句都讓李海潮紅了眼眶,看眼前的飯菜,只覺得如鯁在喉。

 

此時,尖尖似乎不知哥哥們的決定,一場老太太病危後,所有事接踵而來,

李家也逐漸天翻地覆,李尖尖所面臨的是彼此的離別,而這一離別,相見卻多年以後。

 

夜裡,得知彼此的離別,尖尖在被裡哭得歇斯底里,哭碎了凌霄和子秋的心,

他倆就像小時般,寸步不離地守在尖尖身旁。

 

李尖尖叫住了凌霄,哭著要他別走。

而,凌霄卻拋出一句沒頭沒尾的回應,等她長大,他想和她做一輩子的親人。

此時,尖尖卻沒聽出凌霄的深意。

 

她只顧著生氣,落下狠話,如果他們敢離開,就永遠不是她的哥哥。

看著尖尖傷心,心有些搖擺,可他不能放下陳婷不管。

而,眼裡盛滿了悲傷的子秋卻縮在客廳的角落,看著滿屋的回憶,看著尖尖緊閉的房門。

 

1改

 

隔日,不願再見他倆的尖尖,賭氣獨自跑回鄉下。

 

就在子秋和凌霄收拾行李時,發現了尖尖攢錢送的鞋。

兩人心裡都不好受,可現實的無奈,都讓他們不得不做出現在的決定。

三人的快樂還歷歷在目,現在卻不得不分道揚鑣,各奔東西。

子秋抱著鞋子大哭,而凌霄換上鞋子在房間里走來走去,感受尖尖最後的照顧。

 

接連兩天,李海潮和凌和平送走了倆兒子,家裡一下子變得冷冷清清的。

 

後來,尖尖才明白她和凌霄、賀子秋,根本沒任何關係,更不是家人,是小時的幼稚,

天真以為三人相互扶持便能成一家人。

坦言,若哪天需做手術,他們是連在同意書上簽字的資格都沒有。

這是說給李海潮聽,也是說服自己,沒有誰非誰不可,離開那就離開吧。

 

2改

 

轉眼間,尖尖畢業了,而凌霄因要照顧陳婷而休學,他們三人都更加地忙碌了。

時間和距離沖淡了三人的感情,原本對凌霄和賀子秋無話不說的尖尖,也變得瞻前顧後。

 

時間飛快流逝,到了彼此約定的時間,賀子秋不但沒如期回來,更別說這些年回來過。

他說著,是想留在那深造。尖尖聽著賀子秋的話一言不發,卻漸漸明瞭,長時間的分離,

無論再關心對方,都會變得無話可說,漸漸地陌生起來。

 

大家各自忙碌生活著,剩下的僅剩節日的問候。

就在李尖尖畢業後,和學姐杜鵑開了一家木雕工作室,名叫時間縫隙。

又是一年春節,在家裡過年只剩下李尖尖和李海潮與凌爸了,尖尖打開了心結,

也不再倔強地和凌霄他們冷戰,與他們打著視頻互相拜年,

然而,尖尖看著橙子衝著凌霄直撒嬌,一股說不上來的情緒堵在尖尖心裡。

 

漸漸地,李尖尖和凌霄他們的聯繫越來越少。

 

20200824031008405

 

畢業後,開始了與唐燦和齊明月合租的生活,這一年,李尖尖25歲了,她漸漸明白,

回來的人一定會回來,而那些不回來的,也不必再等下去了。

時間又過去一年,他們依舊沒回來。

 

此時,李尖尖的雕塑獲了獎,正火熱地在展覽區受展。

然而,賀子秋卻在這時回國,沒有告訴任何人,

他小心翼翼尾隨著李尖尖,打算給她一個驚喜,卻成了後來的驚嚇。

 

離開九年的凌霄也選在此時偷偷地回來,沒告訴尖尖是打算給她一個驚喜。

不料,接獲來電尖尖在派出所,凌霄著急連忙地趕來,

兄妹三人九年沒見,重逢竟是在派出所,對於這一局面,氣氛有些尷尬。尖尖藉口匆忙離去。

 

5F4F1A75A5BFE1599019637

 

老是牙疼的尖尖在明月的軟磨硬泡下終於硬拽來牙科診所,

按照慣例,尖尖找了藉口準備開溜,看出她的意圖,明月將她交給了醫生。

 

治療結束,尖尖趕忙要逃,凌霄叫住了她。震驚牙科醫生竟是凌霄。

可尖尖卻感到異常尷尬,只想逃跑來躲避他倆的關愛。

 

凌霄拉著尖尖的手,熱切想知她這些年的經歷,面對凌霄的親暱,她不著痕跡收回了手。

或許,分別多年,當時的親暱成了現今的距離,讓尖尖感到沒來由的尷尬以及無所適從,

看凌霄眼裡的激動,她找了藉口匆忙離去了。

 

此時,子秋與凌霄都不明白為何他們倆回來,尖尖一點反應都沒有,甚至有些抗拒。

 

愛尖心切的兩人,回國第一件事都是想辦法住到尖尖租屋的對門去,為了奪回承租權,

賀子秋不惜以高價來承租,硬是擠掉原本房客,

更巧的是,兄弟倆不約而同都看上同間房,卻不知是彼此。

一場烏龍,才揭開了這場鬧劇。隨後,凌霄與子秋打商量,決定合租一起照顧尖尖。

 

這天,尖尖來到師姐推薦的咖啡廳,下著大雨,咖啡廳里卻空無一人,尖尖好奇地走著。

突然一聲巨響,嚇得尖尖掉了手機。拾撿手機的尖尖,轉身卻看見了子秋,

這是賀子秋所說的驚喜,可尖尖卻感到十分尷尬。

桌上的九個蛋糕,是子秋的補償,他的離別,而錯過了九次尖尖的生日。

 

子秋親暱地餵了尖尖一口蛋糕,可尖尖卻極力拒絕,全身都在抗拒。

這讓子秋有些難過,尖尖看出子秋的落寞,兩人草草聊過幾句,尖尖就找藉口離開了。

 

v2-1f3a1fc5baf61892fc6fe0c5213103a1_1440w

 

擔心李海潮傷心,李尖尖苦尋辦法想與熟悉又陌生的賀子秋與凌霄和平共存。

 

一大早,尖尖滿臉笑意地告訴賀子秋,凌爸的生日讓他展示一下手藝。

尖尖語速飛快,子秋根本沒機會插嘴。語畢,尖尖馬上轉身離去,拒絕了子秋一道走的邀請。

見尖尖恢復了往日熱絡態度,讓子秋非常興奮,

不過在他突然意識到,尖尖剛說的是「我爸」,而不是「咱爸」,一時間有些疑惑。

 

於是,子秋連忙趕回家去,看著過往的記憶他是感慨萬千,

然而,廚房的李海潮似乎聽見子秋的聲音,不可置信地出門查看。

 

一看是李海潮,賀子秋馬上跪下給父親磕出滿臉淚。

這回,賀子秋和凌霄都回來了,父子倆欣慰相擁一起,家終於是圓滿了。

此時,李海潮臉上的笑容從沒停過。

 

餐後,在兄妹三人準備回家時,尖尖突然接到稱是男朋友的電話就急忙離開了。

還來不及道別,子秋和凌霄只能錯愕地看尖尖淡出自己的視線。

 

8-200R1100404220

 

雖凌霄與賀子秋後來也都回歸了共組的家庭裡,

但小時的陰影,不論是拋棄,還是怒罵,深埋在心裏的那個結,仍舊存在。

凌霄因為母親多次的道德綁架,讓他失去了尖尖,失去自主,也造就日漸沈默的他。

而賀子秋看似溫柔暖心,卻是深藏著被拋棄的不安定,於是自小他敏感,乖巧。

然而,母親的遺棄,一直是他心裏的痛。

 

上次,對於尖尖說的男朋友,不管是子秋還是凌霄倆人都頗有微詞,唯一信念就是拆散他倆。

這天,子秋的蛋糕店開張,服務員一見到尖尖,都衝著她喊了老闆,

此時,凌霄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心裡頗不是滋味。

 

自從回來後,凌霄發覺與尖尖的關係不似過去,反倒十分淡漠,讓他有些難過。

 

齊明月百般無聊刷著手機,卻無意中看到尖尖和男朋友鄭舒然見面了,

她心一急通知了凌霄。凌霄一著急的放下工作就跑了出去。

然而,子秋知道後,也無暇顧及客人,急忙趕去找尖尖,兄弟倆在商場相遇。

但找了半天,始終沒找到尖尖和鄭舒然,兩人急忙報案去。

 

凌和平看著兄弟倆如此慌張,隨即,打了電話給李海潮,說是尖尖和男朋友去酒店了。

李海潮疑惑著看向尖尖那方,此時,尖尖和鄭舒然正開心地待在麵館裡聊著天。

凌霄和子秋隨後趕回麵館,殺氣死死盯著鄭舒然。

 

e0f6b799ly1ghwecwc45yj20r60kd139

 

誰知,尖尖和鄭舒然又滔滔不絕聊了起來,彷彿旁邊就沒有兄弟兩人一樣。

 

氣得凌霄和子秋又說起鄭舒然的不是。

遭受百般阻撓的尖尖十分生氣,可兄弟倆卻不依不饒,甚至要尖尖分手。

尖尖忍無可忍,怒斥兩人自以為是的好已經造成自己的困擾,她早已習慣只有自己的生活,

更何況他倆也不是自己的親哥,根本無權干涉自己。

 

當下,凌霄有些失望,飯也沒吃就離開了。這一餐飯,吃得不歡而散。

打從那天不歡而散,凌霄不再出現在尖尖跟前,就連去了診所看牙,也不再是凌霄,

理也不理更別提打招呼了,一切就好像倆人小時初次見面的樣子,淡漠寡言。

 

而子秋生性溫柔的個性,即便尖尖如此惡言相向,他都不曾與她計較,

心思單純的他怕尖尖餓著,一清早就像小媳婦般偷偷做好早點,擱下便悄悄離去。

那兩人不碰面總行了吧,他心想。

 

聚餐後,尖尖回家時,見凌霄一語不發拉著行李箱離去,

尖尖趕緊追上,她深怕凌霄一氣之下就回新加坡,她低頭連忙道歉。

可凌霄什麼也沒表示,但上揚的嘴角掩飾不了他的好心情,於是故作沈默讓尖尖繼續說。

誰知凌霄只是下來扔個東西,這時,讓尖尖尷尬的趕緊找藉口溜了。

 

此時,賀子秋拿著禮物在尖尖家門口,十分煩惱地來回踱步,深怕尖尖不樂意自己的打擾,

於是,在一番思考後,還是悄悄放在門口,便離去了。

這一幕被尖尖看在眼裡,哭笑不得,心尖上卻抹過一道暖流。

 

這幾天,子秋因一大清早必須起來替尖尖做早點又忙於店裡的工作,

體力有些難以負荷,於是,偷吃了幾片凌霄的維生素。

 

公車上,尖尖突然接到子秋車禍的消息,一時間下不了車的她,眼看車愈開愈遠。

急得她滿眼淚不停地自責悔恨,不該與小哥置氣。

就在她趕到醫院時,見唐燦魂不守舍地。她忍不住嚎啕大哭。

 

所幸賀子秋僅有些擦傷,並無大礙。

由於,車禍的緣由是因爲子秋吃了大量安眠藥所引起。

一次的意外發生,除了銜接兄妹三人昔日感情外,還碰撞出凌霄深藏多年的秘密。

經大家的逼問下,凌霄承認了自己失眠的情況。

 

photo-5f43908b6868d

 

那一夜,三個人吵吵鬧鬧,彷彿又回到了小時候。

照顧子秋睡下後,凌霄翻出了那本書。凌霄和她分享內心深處的小故事,

子秋看著融洽的兩人,十分滿足的睡下了。

而,那本書就像在說著他的故事,是如此的孤寂且無助,多想逃離卻無法。

此時,凌霄枕著尖尖意外安然沉睡。尖尖看著安然睡下的兩個哥哥,只覺得心裡十分放心。

 

20200823002418

 

幾日後,子秋得以順利出院,為了慶祝出院,唐燦準備了一桌的豐盛,子秋叫上了莊北。

酒足飯飽後,尖尖看著打鬧的兩人,終於,逝去多年的感情終於回來了。

尖尖上前擁住哥哥們,不禁感嘆起來。

 

還好,一家人終於團聚了,再也不分開了,三兄妹也和好了。

 

2d1369e5942b4d2c869ebfd7d6a5add9

 

因緊急事件,逼得凌霄不得不回新加坡一趟,他與尖尖約定好,處理好就馬上回去,

但凌霄內心的恐懼仍就存在,面對母親的歇斯底里,凌霄多次感到無助,

因尖尖的等待迫使自己勇敢,努力地卻掙脫陳婷的掌控。

 

尖尖,自小就一直是治癒凌霄的心藥,

這些年是她撫去了他的悲痛,只要待在她身邊,他就能獲取安定。

 

凌霄受不了陳婷無理取鬧,兩人也因此有了爭執。

這時,尖尖剛好打來電話,陳婷激動地奪走凌霄手裡的電話,朝地面奮力一擲。

又趁凌霄不注意拿走了的證件,就是存心不讓他離開。

 

李尖尖原本就擔心凌霄,這會兒又突然聯繫不上,心裡更著急了。

 

一波三折,凌霄想盡辦法連忙趕回來,卻不見尖尖,祭拜了李媽,便急忙趕回租房去。

此時,凌霄深情地看著醉酒的尖尖,他輕撫她的臉龐,依偎在她身旁,

沒忍住他輕輕地吻上尖尖的額頭,這一幕卻讓明月撞見。

當下,她心痛不已,摀著嘴深怕哭出了聲。

 

尖尖卻突然醒過來,看近在咫尺的凌霄,她有些慌亂,趕忙假裝熟睡。

 

20200901004054

 

面對昨日的窘境,尖尖實在無法繼續若無其事地與凌霄相處。

倆人在狹小的電梯裡,凌霄怕尖尖逃脫,用自己與身俱來的優勢困住了尖尖,

強勢地要她仔細考慮兩人的可能。他想與尖尖組家庭,卻惹來尖尖一身哆嗦,

那是她無法想像的畫面。可凌霄卻步步緊逼,早說過要娶她。

 

然而,明月始終沒有辦法接受昨晚看到凌霄親吻尖尖的那一幕,

一時間她沒辦法面對尖尖和凌霄,只好倉促逃離此地。

而,不知晚了一步的子秋,還熱烈地與庒北討論要如何追求尖尖,討她開心。

 

雖子秋嘴上總倔強說著不在乎,卻不時在賀梅樓下徘徊盼著,

他用自己的方式偷偷地想念,是誰都不知道的秘密。

有如親爸的李海潮,雖嘴上沒說,卻清楚知道子秋的心結,心疼子尖的懂事。

李海潮順著凌和平給的線索找來賀梅的美容所。

 

對於李海潮興奮熱絡,反觀身為子秋親生母親的賀梅卻有些淡漠。

兩人間,似乎有些說不出的尷尬,此時,李海潮央求著賀梅與子秋見一面,

被拋棄的陰影一直存在子秋心裡。可賀梅卻絕情地拒絕了他。

 

其實,賀梅並無看去的那麼無情,有苦衷的她,不得不隱瞞真相,只要子秋過得好就好。

 

有次,途中賀梅看見了使勁追趕自己的子秋,強忍淚水她只能狠心離去,

她也因思念不時偷偷地,遠遠地,悄悄地看子秋,不能回頭的她,

迫使她無法停下的腳步,即便是遭受誤解也不願多作解釋。

 

為了躲避凌霄,尖尖只好找小哥去,看著子秋做蛋糕,一時興起嚷嚷想試試。

向來都敵不過她的撒嬌攻勢,子秋從後面環住尖尖,手把手地教她,兩人親暱地靠一起,

尖尖無意回頭碰了子秋,惹得子秋一陣小鹿亂撞。當下,他已做了決定。

 

007WFayply1gi4l2lm229j32u4495npi

 

那晚,子秋向李海潮坦承喜歡尖尖的心情,爭取他的同意。

看著靦腆傻氣的子秋,李海潮搖頭失笑,子秋自小有多呵護尖尖,他都看在眼裡,是開心的。

但,擔心若兩人兜不一塊,三人的感情是否會遭受變故。

 

s-21798985-1597225680

 

此時,尖尖為了躲避凌霄偕同子秋一塊回家,不料連在家都能讓凌霄彭個正著。

鍥而不捨的凌霄要尖尖考慮與自己試試。尖尖有些為難,可沒法拒絕。

 

隨後子秋回來,也選擇在此時與尖尖表了白。

嚇得尖尖差點崩潰,便喝止子秋繼續講下去,一溜煙跑回房間裡去。

當然,避免尷尬的她,趁無人發現一早就溜回工作室,留下凌霄與子秋兩人滿臉疑惑。

 

掙扎許久的子秋決定聽從凌霄和賀梅見一面,徹底了結擺放心裏多年的悲傷,

可剛好賀梅不在店裡,子秋只好留下自己的聯繫方式便離開了。

 

一整天下來,子秋都心不在焉,看著門口人來人往的人。

直到打烊,子尖見賀梅在一旁等著,面對多年未見,熟悉又陌生的母親,氣氛有些微妙。

 

躊躇著,賀子秋問出一直藏在心裡的的話,他以為母親拋棄自己是身不由己,

將他留給李海潮全是為了他好,可賀梅卻直言打斷原因不重要,

重要的是自己已有了新家庭,也不想與他有什麼瓜葛。

 

子秋強忍悲傷,善良的他選擇放下,將珍藏多年的梳妝鏡歸還給她。

互道珍重,了結了多年的沉重。

那一天,他改了口,不再叫母親,她成了陌生的賀阿姨。

轉身後,賀子秋卻淚流滿面,他歇斯底里的哭喊著。

 

20200901004055

 

繼凌霄使心計,用自己焦慮症會睡不著覺來要脅尖尖妥協,做自己的心藥。

尖尖嘴上罵著無賴,但也答應和凌霄試試。兩人手勾手也甚至甜蜜,

此時,凌霄卻為自己的腹黑勾起了一抹笑。

 

子秋雖嘴上的輕描淡寫說著賀梅的近況,可尖尖知道他的在意,心裡止不住地難受。

晚上,尖尖擔心子秋獨自難過,悄悄地進了他房裏。

子秋把自己蒙在被里,雖看不見子秋的臉,尖尖能感受到子秋心裡的悲傷。

 

這時,她突然想起小時候,鄰居總愛在子秋面前提起他母親的不堪,

年小的他,就算難過也只敢站一旁默默承受。

尖尖可不許別人這般欺負子秋,總氣沖沖一揚起手裡的棍子便追了上去。

 

看似刁蠻任性、大剌剌的李尖尖,卻心思細膩地總守護著他們,

不知不覺治癒了凌霄與子秋一直反覆感染的傷口。

 

晚上,尖尖如小時一樣,給蒙著頭的子秋撥塊糖放進嘴裡,

兩隻小手緊握著他因悲傷而冰涼的大手。

兩人手牽著手依偎一起,因尖尖的溫暖,讓子尖忘卻悲傷緩緩入睡。

 

凌霄見子秋房門虛掩,走進一看,尖尖趴在子秋床邊睡著了,兩人如同小時般。

對他倆來說,尖尖就是他們的陽光,是天使。

 

0707319bbaa44caaaff9cd13ca6b3698

 

本以為,回國後,自己便能脫離陳婷的感情勒索,

自那天起,他慌張逃離母親的掌控後,卻不時夢見,甚至感覺是聽見、看見了陳婷,

對著他哭訴,是凌霄的狠心拋棄。恍惚間,他聽見陳婷不停的喊叫。

此時,凌霄頭疼不已,難受地蜷縮成一團。

 

然而,尖尖的出現,有如溺水者抓到浮木般激動,凌霄連忙抱住了她。

尖尖發現凌霄的不對勁,她輕哄著他,撫去他的不安。

 

對於每個人都有著自己需要完成的難題,子秋是,凌霄與尖尖也是,甚至明月及唐燦都是。

 

子秋,為了多年的心結,勇敢地面對與了結,即便,結果是如此令人難受。

當年,因怕李家一家人因自己而受累,他隨著趙華光去了英國。

就因他不願喊爸爸,而遭受再一次的拋棄,為了守住他給李海潮的承諾,不肯喊任何人爸爸,

更不願與照顧自己多年的李家失去聯繫,來慘遭了趙華光無情地拋棄,

他不畏艱辛,努力在夾縫中學習攥錢,半工半讀直到畢業。

 

正是因為,多次被拋下讓他更想念、更珍惜收留他的李海潮和尖尖,

那天起,他就發誓要攥很多錢,讓李海潮過好日子,要開間李尖尖最喜歡的甜品店。

子秋的倔強確實讓他一路吃了不少苦,卻擁有了一切的甜蜜。

 

而凌霄與尖尖,凌霄自小活在害死妹妹云云的陰影裡,有無數的指責與漠視,甚至拋棄,

一連串的打擊,讓他成了現在的沈默寡言,多年再遇上陳婷,

本以為沒交集的兩人卻因一場車禍,不僅拆散了他與李尖尖,也差點錯失了最好的一家人。

 

一連九年的折磨,讓凌霄心裏生了病,他抗拒別人的靠近,

就像子秋一樣,都是一只傷痕累累的刺蝟。

只是一個用自己的悲慘綑綁了尖尖,一個卻是害怕被看穿自己的悲慘推開了尖尖。

 

尖尖雖幼時喪失了母親,但李海潮雙倍的愛彌補了少了母親的遺憾,

也造就她天性樂觀的性格,她心疼凌霄的沉默,也不捨子秋的懂事,總默默地守護著他們。

而幸福的尖尖,沒什麼大志,除了調皮搗蛋外也沒別的了。

然而,自小有凌霄、子尖這大兩妹控的照顧,在成長過程中導向了安然順遂。

 

1ZqlKvwkD2_O2ZMa2PGWaGVeazOvQBJmoTTAQ6E0wEM

 

至於唐燦與明月,許多人總打著「我是為你好」冠冕堂皇的理由進而控制自己的人生,

當然,唐燦也不列外,自小就是童星的她,讓父母嚐盡多少欽羨的眼神。

 

於是,從一開始的興趣成了後來的壓力,面臨學業與事業的衝突,

母親毫不猶豫要她放棄了學業,專心一致為事業所拼搏,直到她再也飄不動時,

再一次干涉了她的夢想,因屢屢試鏡皆未成功,深怕丟臉的母親,便要唐燦離開了影視圈。

不甘心的唐燦逃離父母的期望,獨自為夢想生存,即便未來再苦,她也甘之如飴。

正因為有李尖尖、齊明月的相互扶持才得以走到今日。

 

看似乖巧聽話的明月,擁有令人欣羨的優渥生活,檯面上的風光,誰知檯面下的艱難,

一句為了妳好,堵住了她想抗爭的想法,面對母親的專制蠻橫,造就了明月唯唯諾諾的性格,

看似落落大方的她,內心深處則是圈養了一頭惡犬,陰鬱而黑暗。

 

表象下她不如表面溫柔文靜,反倒像小鋼炮般噠噠噠好動,

夜深人靜時,她才敢撕開自己的面具,床底下啤酒一瓶瓶,是喝著自己的懦弱。

 

直到有天,母親擅自決定替她買套房,意外揭發她深藏多年的秘密,

當年高考失利,不是運氣差,是明月抗爭的開始。

 

難題的產生,不僅讓自己面臨了次次悲傷的抉擇,也成了彼此的衝突根源。

 

k32o0v25jqb3627

 

對於,所有的糟心事接踵而來,明月情場失意,唐燦事業不順,唯獨尖尖一飛沖天,

唐燦在心裡有些不平衡,便無意中埋怨了幾句。

湊巧,這些話卻被尖尖聽到,她既生氣又難過,摔門離去。

 

尖尖始終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做錯了什麼,

愈想愈覺得委屈,不知不覺吃完了大蛋糕,隨後凌霄趕來。

面對凌霄的親近,尖尖依然無所適從,一些親密的舉動也總是有意無意地抗拒,

凌霄見狀倒也不惱,反正尖尖始終是自己的。

 

至於,也表白的賀子秋,李尖尖思索了許久,緩緩地拒絕了子秋。

 

一直以來,賀子秋心中的不安定,讓他格外想擁有一個家。

然而,他心中所想要的安定是那戸本裏有尖尖、李海潮、有凌霄、凌爸還有他自己。

 

尖尖深知子秋的心結,也明白那個並不是愛,子秋只是單純想照顧自己。

不論是5歲的李尖尖,還是16歲的李尖尖,甚至是25歲的李尖尖,小時都是子秋保護她,

可如今她已經長大了,她不僅能照顧自己也有能力保護哥哥了。

子秋聽到尖尖這樣說,釋懷了尖尖拒絕了他表白。但,事情依舊還沒解決。

 

兩人的感情,趨於穩定,凌霄心裏壓力也因尖尖緩和了不少。

但,不能公開的戀情,讓凌霄有些不安。

原因卻出在尖尖,不知該如何妥善處理好倆哥哥,這事便這樣拖著。

 

 還來不及處理好倆哥哥的事,尖尖不小心發現子秋多年的秘密,

原來,他這九年來都獨自在異地艱辛的生活。

因再次被拋棄,讓子秋心底又蒙上了灰,尖尖又氣又不捨。

 

這天,難得大家聚一起用餐,如往常般尖尖坐在倆哥哥中間,

子秋與凌霄也像過去般,不停地為尖尖佈菜。

 

還沒來得及告訴子秋的事,在彼此互不知情的狀況下,意外發生了。

是尖尖在樹洞發得文,卻意外在微博上瘋狂轉載,說得是倆哥哥同時對自己的表白。

鍋裡的沸騰,就像尖尖此時的心情。當下,凌霄和子秋相視一眼,眼神凌厲是對彼此的敵意。

 

回到家,子秋與凌霄為了尖尖大起爭執,站在倆人之間的尖尖為難,更不敢吱聲。

 

20200827181453562

 

凌霄正氣頭上,無意中說出了早與尖尖相戀的事實,見尖尖沒否認,子秋有些震驚又難過。

同般是哥哥,為什麼尖尖選擇的是凌霄而不是自己。

 

子秋這才發現三人的世界里,自己始終都是那個多餘的人。

是他始終的不明白,為什麼大家都不要他。

 

那晚,三人都心事重重,輾轉難側一夜無眠。

尖尖不知如何面對子秋,看他心碎的雙眸,讓她愧疚不已。

而寵愛妹妹的尖尖,在這件事爆發後,仍是一早替李尖尖張羅好早餐,便面無表情地離去。

 

得知凌霄和尖尖在一起後,子秋並無異樣,反而比之前平靜,

此時,明月和莊北都有些擔心,深怕他故做堅強。這時,子秋不願大家擔心,獨自擔起一切,

除了白天的咖啡館,晚上更兼幾個差,來維持成本開銷。

每日的早出晚歸,讓明月誤以為子秋為此借酒消愁。

子秋不是不難過,是自己還有重要的事,

 

正熱戀的他們,手牽彼此一路打鬧來到了許願樹下,

見尖尖滿臉真摯,凌霄忍不住高抱起她,兩人緩緩吻上,在許願樹下,承諾了一生一世。

 

氣氛正濃,凌霄與尖尖卻為了和子秋保持距離起了爭執,凌霄一氣下轉身就走。

見凌霄一臉悲傷地哭喊,他的世界除了尖尖,沒其他,少了尖尖,他不知如何獨活。

可是尖尖的身邊卻有子秋,還有朋友,沒有他,也能過很好。

 

他哭著央求尖尖,可不可以,不要可憐了他又想可憐別人,既然撿了他,就別鬆手。

 

見狀,尖尖溫柔地擁住凌霄,看他失控的情緒,她知道他病了,

不捨他活得如此的沉重,尖尖哭倒在凌霄懷裡。

 

見子秋與凌霄,心裏都藏著巨痛,不願說也不提起,尖尖不捨又挫敗不知如何是好,

左思右想便打電話給李海潮。可電話接通了,尖尖卻不知該由哪說起。

或許,一時徬徨的尖尖,暫時找不到方向,相信有足夠的愛,一定能治癒倆哥哥的悲痛。

 

這時,她突然覺得很對不起父親。

因為自己,才害父親一直都沒一個伴。她決心彌補,尖尖果真找來錢婆婆商討對策。

 

經歷了昨天,尖尖盡了全力想替凌霄撫去心裏憂愁。

這天,凌霄正準備下班,卻見尖尖在門口等著。她不提昨日事,不問過往痛,

可凌霄為尖尖突然的熱情,感到不安,深怕她為此後悔選擇自己。

只見她拉著自己蹦跳著,不一會兒尖尖突然地踮起腳尖親吻了凌霄,是她的答案也是決心。

凌霄忍不住揚起了嘴角,在心裡甚是甜蜜。

 

有了尖尖的愛,也擁有了父親的關愛,凌霄的焦慮緩和了不少。

 

123

 

雖與凌霄相戀著,但尖尖心裏始終惦記著子秋,逞強的他除了不願接受尖尖的幫忙外,

時常早出晚歸弄得渾身酒氣,讓尖尖實在擔心不已。

 

為了能逐漸解開凌霄的焦慮,尖尖嘗試讓他說出九年來的往事。

卻在提起陳婷,凌霄情緒幾乎崩潰,於是,後來的他因過度緊繃,漸漸變得難以入眠。

然而,尖尖聽完後,她不捨凌霄獨自承受的無助,下了決心往後就由她守護凌霄。

凌霄則有尖尖的陪伴下,安然沉沉睡去。

 

另一邊,賀梅在聚餐時,無意間發現了兼差的賀子秋,

讓她起了疑,當年趙華光的不管不顧,讓賀子秋吃足了苦頭。

也正因賀梅氣沖沖找趙華光理論,賀子秋被親爸拋棄的事才得以曝光。

 

賀子秋見賀梅悉心照料著鼕鼕,心裏頭泛著酸,淚水滿溢圈紅了框,他落寞地走著

此時,有條浪狗兒卻緊跟著他,見它有如自己,心一軟,他帶走了它。

 

2354

 

也因這只狗兒,尖尖與子秋倆人掏開了心說話,

見尖尖委屈的小臉,子秋無奈地點頭妥協,倆兄妹終究是和好了。

 

不願讓人窺探的脆弱,子秋小心翼翼維持著自己的表象,不料,一則銀行的到帳通知,

直接粉碎了他的逞強。情緒崩潰的他摔碎了手機,赤著腳奔了出門。

 

目睹一切的尖尖,著急地喊上所有人,

不知為何,心裏一緊,尖尖淚流滿面,她捨不得小哥如此難受。

 

而奔出門的子秋,不顧腳下的刺痛,拼命往賀梅的美容院跑去,

使勁拍打門窗,他歇斯底里的哭喊,過去再艱難,他都咬牙撐過去了,

這筆錢卻像賞了他一記耳光般,活像被施捨的乞丐毫無尊嚴,多年的偽裝,一夕間崩塌。

 

隨後,凌霄和尖尖趕到賀梅的美容院,見子秋狼狽地坐在地上。

尖尖著急地奔到子秋身邊,看見尖尖,子秋彷彿見到曙光,溫暖而安心,情不自禁抱住了她。

一旁的凌霄見狀,連忙把兩人拉開,堅守在尖尖身前。

 

李海潮看子秋多年的心結,因而崩潰,他不捨跟著掉下眼淚。

事後,四人各自坐在車裡一言不發,心事重重,但,緊握凌霄與子秋的李尖尖,手不曾鬆開。

 

那晚,尖尖親自繪製了一張全家福,圖裡有著他三人還有著凌爸跟疼愛子秋的李海潮,

尖尖知道,這是子秋的心結,是他心裏的不安定。

子秋醒來,從門縫里撿到尖尖畫的全家福,嘴角盪起一抹溫暖。

 

678

 

一直處於試鏡不順的唐燦,看父親寄來的包裹,滿滿都是自己愛吃的食物,心裏一酸,

此時,想起了庒北說過的話,天底下哪有不愛子女的父母,讓她有了決定。

於是,順從父母的期望,找了一穩定工作,關了跑腿店,辭了試鏡,扔了所有衣服。

心或許雖有些不甘,卻格外輕鬆,也修復了與父母的關係

 

 凌霄生日,一家人歡天喜地的準備著,殊不知一場危機卻逐漸逼近,

陳婷暗自計劃了一切與橙子回國替凌霄過生日,

為了不讓任何人起疑,她偽裝的緊實,不商量便打算回國定居,此決定,引來凌霄一臉愁容。

 

深知凌霄心病的尖尖,守在凌霄床邊,在他恐懼做了惡夢時,可輕哄拍背,安然入睡。

 

鼕鼕意外的走失,才明白這些年來賀梅的不易,

因拋下子秋那年,她獨自去深圳工作,失手害死了人,判了過失進了牢,為隱瞞真相,

她讓賀蘭傳話,讓子秋誤會是母親狠心拋棄,踏實地跟李海潮生活。

 

為了履行承諾,她逼迫自己不再想念子秋,將兒子讓給了李海潮,

是李家讓子秋在充滿愛的環境成長,不該腆著臉認回他。

也為了讓李海潮安心,專心疼愛子秋,她欺騙了所有人,也包含了自己。

說了自己的再婚再生,不方便有子秋這個累贅牽絆著。

 

 傷了自己,也傷透了子秋。

然而,鼕鼕,也只是同事的孩子,過當防衛錯殺了丈夫,被判了刑。

見她跟當年的自己同般無助,不忍孩子在外頭流浪,賀梅便接手過來照顧,一起等她服刑完。

 

當然,這些苦,這些委屈,賀梅都獨自咬牙吞下,直到再次遇上李海潮,

傾巢而出的感動,紛紛擁簇著她,而李海潮聽她緩緩訴說起過去,

不由自主地心疼著她,這時,他才發現子秋的性格絕對是隨了她母親。

是同般逞強,同般堅韌,有苦不說,都讓他心疼不已。

 

凌霄生日當天,陳婷主導局面,也弄僵了彼此情緒,大家堆砌滿臉假笑不知如何適從,

在草草用餐後,便各自離去。凌霄落寞地獨自回到家,屋裡的一片漆黑,讓他始終感到無力。

 

此刻,尖尖與子尖突然的竄出,手裡端的是他插著蠟燭的蛋糕。

這是他三兄妹的時間,一來一往的嬉鬧,共享共歡遠比剛剛快樂了許多。

 

aaaabQqqX

 

得知所有秘密的李海潮,不捨子秋一直活在被拋棄的陰影下,

就在他想告訴子秋真相時,賀蘭卻來了電話,因子秋上醫院探望他的姨父,

她一時嘴快講溜了賀梅的往事,包含當年的過失殺人,賀子秋一時無法接受就跑走了。

 

心急如焚的李海潮趕緊通知尖尖凌霄出門尋他。

此時,子秋心情複雜的獨自來到母子倆最愛來的海邊,得知母親不是故意拋下自己,

他知道自己不是累贅時,釋懷了,揚起一抹笑,仰望天空,似乎看見了希望。

 

尖尖與凌霄一接到電話,連忙丟下手邊工作,著急地出門,終於是找到了他。

三人並肩而坐,相互扶持,是他們之間的默契。

尖尖緊緊牽著子秋的手,想給他勇氣,卻見他釋懷的微笑,

他們恢復了如往常般嬉鬧,妳追我逃,好不快樂。

 

唐燦為了修復父母關係,妥協了總總不願意,

而,齊明月的抗爭才剛要開始,一時氣憤地她說出了高考不利的原因,

向來唯唯諾諾的她,母親不可置信地明月竟做出這種事,更因此引爆了家庭戰爭。

那一天,大家不歡而散,誰也沒想到抗爭代價是如此慘痛。

因母親的專制蠻橫,讓父親決心離婚,然而,母親的好強,才讓明月知道母親是多麼不容易。

 

尖尖曾說過,人是瞬間成長的,而那一刻卻只有自己才知道。以前明月總聽不明暸,

此刻,她卻懂了。不畏艱辛她一肩擔下照顧母親的責任。

至於,金玉香因丈夫堅持離婚看清自己的蠻橫,鬆手讓明月選擇未來。

好在,這也算是一切不完美中的圓滿了。

 

自從母親陳婷回來,凌霄的心始終無法真正安定下來,

果真,安分不一會兒聽來橙子,陳婷決心要回國定居,連房都看好了,

無論凌霄如何反抗,陳婷都執意住下來。為了斷了母親的念想,堅持幸福不被拆散,

凌霄毫不避諱當著陳婷的面捧著尖尖的臉,便深吻了起來。

 

氣得陳婷甩頭就走。見母親離開,此時,凌霄就像洩了氣般無助,他緊緊擁著尖尖,

和她說了母親打算回國定居,這是他內心的恐懼。

 

iqiyitw_118251336_341503857026796_2446317586942345843_n

 

隔日,小橙子堅持跟著子秋來到咖啡廳,無所事事地刷著手機喝著果汁。

對子秋來說,橙子就像他半個妹妹一樣,於是,他忍不住糾正了她不適當的態度。

所幸,橙子本性不壞,子秋的話也能聽進一二。

 

對於,凌和平說的話,確實在陳婷心裏起了作用,其實她很清楚凌霄的痛苦,

但,她失去的實在太多了,她無法也不能再失去兒子,於是,她裝聾作啞佯裝不知情。

直到,從凌和平口中得知了凌霄頗嚴重心病,她突然想起,在新加坡時,

凌霄總是一個人躲在房里吃藥,在大半夜不睡覺,焦慮的來回踱步。

陷入回憶的她,心雖不捨,仍是不同意凌霄與尖尖在一起,更是使計欲想破壞。

 

事情一樁樁接著來,還未處理好,陳婷與凌霄的衝突,也未解決子秋與賀梅的矛盾,

更是沒理解清楚,李海潮與張老師和賀梅的關係。

糟心事卻接連爆發,尖尖的「三小無猜」被爆抄襲,煩躁的尖尖來回踱步,

若不是自己的筆記手稿皆弄丟了,此時,她就有辦法證明自己的清白了。

 

然而,照片她記得明月曾加洗一人一份,除了自己有,子秋跟凌霄也各有一張才是。

卻意外聽橙子提起,初到新加坡那一陣子,每當凌霄提回國,陳婷不僅發瘋似的,

又哭又鬧,還剪碎了凌霄的所有照片。嚇得她總哭著央求哥哥別離開,

橙子始終記得哥哥眼裡的痛苦,是她破壞了幸福。

自責愧疚,是她害哥哥日漸沈默,愈來愈不愛和人說話。

 

一掃當時的尷尬,庒北與唐燦後來卻意外地合拍,

在相處下,庄北逐漸發現了唐燦的傻氣天真,直率坦白,並對她有了心動。

只是,錯過就是錯過了。這時,唐燦早已放下了庒北。

 

為了製造機會,庒北索性請她看話劇,來製造兩人更多的話題。

不一會兒,聊起唐燦的明星夢,庒北表示自己有個朋友從事話劇活動,可以帶唐燦去試戲。

唐燦嘴裡說著自己無法勝任,雙眸卻透出渴望以及躍躍欲試。

果真,唐燦試戲成功,開心地抱住庒北又哭又笑的。

 

李尖尖「三小無猜」被爆抄襲,為了證明清白,唯有將三兄妹合照找出才有可能解決。

可照片至今還沒有消息,如果真的被判了抄襲,不止是尖尖,就連工作室都可能面臨危機。

 

此時,周淼擔心自己遭受拖累,不斷勸退杜鵑與李尖尖盡快拆夥。

因周淼的一番話,讓杜鵑頓時陷入兩難。

不為其他,她是相信尖尖。只是面對周淼的自私自利,她實在痛心,不論多喜歡他,

見他污衊尖尖,氣得杜鵑不但開除了他,還決心與他分手。

 

為了找照片,為了尖尖,子秋放下尊嚴主動打電話給趙華光。

可對方提出了條件交換,只要能替尖尖洗清罪名,子秋不假思索,馬上答應了趙華光。

 

3705a616b27d2dd1cad41c0495cb6a22

 

被子秋打動的趙華光,將照片找出來給了他,終止了交易,也就此放過他倆。

有了照片,除了證明了李尖尖的清白外,也揭發了大師的慣抄,抄襲風波在此落幕了。

 

然而,陳婷鬧心還尚未結束,為了撮合凌霄與馮希希,故意單獨邀請她來家做客,

凌霄忍無可忍不留情面,拍桌直接走人。

 

與父親的感情,是從那次中醫開始,他看出父親對自己的關心,父子倆的感情也趨於穩定,

雖不到無話不說,但以目前來說,凌和平也算知足了。

 

這時,天空打響了一陣悶雷,凌霄告訴父親,他好久沒夢到妹妹云云了,

「妹妹原諒他了嗎?」「那些欠陳婷的,他都還清了嗎?」

一句句的喃喃自語,說得確切,但痛心,卻是凌霄對自己的和解。

多年的心結,他終於能放下了。鬆懈下來的凌霄,安然的倚靠父親沉沉睡去。

 

凌和平深深嘆一口氣,隨後,一聲聲巨響劃破了天際,

眼見雨勢越來越大,賀梅撐著傘接子秋下班。

母子倆雖沒說話,暖心卻姿意蔓延任愛滿溢,此時的子秋偷偷揚起了一抹久違的笑容,

是的,他等待多年的母親已經回來了,心中的溫暖無可取代。

 

另一邊,尖尖坐在窗前發愣,思緒複雜。

陳婷猶豫了很久,打開了手機,故事是尖尖的樹洞,記錄著小時候凌霄的過往,

包括造成他心病的自己。感慨良多,陳婷忍不住給凌霄打去電話。

此時,凌霄早已靠著凌和平沉沉睡去。

 

凌和平不願吵醒兒子,卻也忍不住斥責陳婷,要她別再逼凌霄了。

聽後,陳婷險些崩潰,她細想所有,明白自己的自私,多年深深傷害了凌霄。

是陳婷對凌霄的道歉,亦是陳婷對她自己的和解。

 

為了讓凌霄解脫,也讓自己解脫,本想向深水中走去,可卻被人發現並救下。

醒來時,陳婷發現自己在病床上,而凌霄就坐在旁邊。

 

他臉上揚起多年未見的笑容,在陽光沐浴下的凌霄,釋然了,

母親終於放過了他,也放過了她自己,多年積壓在心底深處的恐懼也得以解除。

凌霄的安慰和諒解,她釋懷了。一個月後,陳婷和小橙子決定搬回新加坡。

經歷過許多,陳婷和大家也達成和解,也接受了尖尖和凌霄的感情。

 

送走陳婷之後,三兄妹趕緊回去準備拍全家福。

這次不僅是全家福,最重要的還是李海潮和賀梅的婚禮。

送親途中,子秋這麼多年來第一次主動叫了賀梅媽媽,他倆相擁淚流滿面。

隨後,凌和平也趕了回來,一張一家六口的全家福。

 

s-21798990-1597225034

 

有血緣的不一定能成為家人,但是互相愛護的人,一定可以。 (END)

 

本文所有圖片,全部來自網路,感謝原作者,如侵犯您的權利,請聯繫作者刪除。

 

 

    歐尼,心旅地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