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1Bvi4ly1gc1r9uaj79j32bw1jxx6s

 

講述青年設計師秦放在一次尋根過程中意外觸動機關,與沈睡數十年的司藤相遇。然而「半妖」司藤,集美艷、邪媚與霸氣於一身,將秦放鎖在身邊當奴隸,兩人有著前世今生的孽緣。幫助司藤尋找身世真相的過程中,兩人彼此相知並克服重重阻礙共同成長的故事。

 


 

那個時候,對情之一字,並不懂,也不想懂。現在,你卻是我在這世間,唯一的牽掛。

 

故事的開始,在某天夜裏,司藤婀娜多姿地穿梭在大街小巷裏,只見一路上大家不停向司藤微笑示意表達友好,在幾次左拐右拐後,找到了黃包車,隨後報了目的地方,便坐定等待啟程。拉車小哥一閃而過是他的疑惑,司藤要去的華美紡織廠倉庫,此處荒無且罕見人煙。小哥仍按著指示拉車前往。

 

0071Bvi4ly1godeppegj6j356o3ggx6t

 

只見司藤毫不畏懼地走了進去,門外車夫一時好奇向裡面窺視,竟目睹了司藤被殺害的過程,嚇得他不慎暴露了自己,被裏面的藤條拖了進去。名喚賈三的車夫,為了活命,答應了兇手,帶著司藤的屍體搬遷去達那,世世代代為守護司藤屍體而存活。

 

隨著時間的演變,2020年的達那,早已成了一個吸引人的旅遊勝地,更不少傳聞此處有外星生物出沒。一直愛慕秦放的女孩安蔓以旅伴身份相伴其側,耳邊正巧傳來一段關於達那的故事,讓安曼對有苅族出沒甚感興趣,而秦放卻對這些編出來的神話嗤之以鼻。誰料想的到這場湊巧竟是兩人千萬年牽扯的宿命。

 

0071Bvi4ly1godepxvwfnj356o3ggnpn

 

兩人此行僅是打算前往達那遊玩,順道祭拜已經失聯數十年的祖上恩人,也算是替父親圓滿了遺命。故事回溯到1939年,被威脅的車夫帶著司藤的屍體來到了達那,獨自一人在這裡生活了下來,卻在後來的某一天陰錯陽差救了秦放的曾祖母,而秦放在父親去世前得知此事,因此前來感謝恩人。

 

秦放並未在木屋找到賈家人,只能在民宿先住下,兩人剛坐下沒多久,有一馬姓男子自來熟地與他們坐了一起,安蔓的臉色逐漸不好了起來,似乎在躲避或遮掩什麼,秦放並無發現異樣,以為一路勞頓舟車讓她感到疲倦,便帶著她先去休息。

 

此時,她悄悄地讓秦放喝下迷藥,一個人獨自前往趙江龍住處。原來,安蔓過去是趙江龍所包養的情人,已愛上秦放的她不停央求著趙江龍能否放過自己,卻遭他無情地毆打,倆人在扭打過程竟意外捅死了他。嚇得安蔓隨即奔了回來,帶著昏迷的秦放趕緊逃命,誰知自己早已被身後的車盯上,就在她瘋狂在崎嶇山路奔馳著,安蔓為剛剛的失手有些恍惚。

 

0071Bvi4ly1gorb5d7rs0j356o3ggu0y

 

一陣巨響竟將他們的車子給撞飛,在幾次反轉後,車子驚險地掛在懸崖邊,安蔓則被人拽了出來,追問著趙江龍身上的貨,是一枚天珠。毫不知情的安蔓為了秦放的安危不得不撒謊,讓他們信以為真東西被她藏在安全的地方。但秦放仍是連人帶車一併讓他們推進谷底,安蔓悲慟低吼,眼裏滿是絕望。

 

在車子墜入山崖不停翻滾地過程,秦放不幸被甩了出來,一條尖錐狠狠地貫穿了他的胸膛,殷紅的鮮血不停滲出滴落滋潤了一根木藤。秦放雖遭貫穿卻似乎還有著意識,身處朦朧不清的空間裏,他彷彿看見了一身白的神秘女子緩緩地走過,還未能看清就猛地醒來,被貫穿的他傷重地無法挪動分毫。

 

0071Bvi4ly1gp2tlqackjj30u01hce81

 

不料,秦放周遭地面彷彿正在顫抖著,林間的鳥獸紛紛受驚般離去,與此同時,蒼城山星雲閣裏某塊石碑無端竟炸裂,石碑下的冊子也隨即浮出,上面詳述著司藤性狠辣與生平來歷。語畢,院子竟無故坍塌,露出一口大井,讓顏福瑞驚嚇不已。

 

0071Bvi4ly1gp5s14mj7pj356o3gghe5

 

秦放親眼目睹一株藤緩緩衍生成了人,巧的是他朦朧間見到那一身白的女子。身受重傷的秦放在女子輕拂後,竟奇蹟般地痊癒。嚇得秦放連忙逃走,卻又讓司藤抓了回來,不理會他的詫異,只淡淡地拋下一句,我是你的主人。這時,他想起了不以為然的苅族傳說。倆人緩緩地走著,司藤也真將他當作僕人來使喚,秦放雖不滿卻還是很照顧司藤。

 

好不容易找到了可以落腳的地方,司藤喚來秦放替自己放洗澡水,一邊思考是誰不遠萬里將她弄來達那。秦放則是擔憂安蔓的安危不停地打探。打算藉機擺脫司藤的糾纏,不料他的身分證卻放在屋裏。小心翼翼不被發現,仍讓司藤看穿了意圖。秦放於心不忍臨走前,給了司藤一筆錢。

 

卻在幾次折騰下,明白了自己終究無法離開司藤,離得距離愈遠,他的狀況愈是嚇人,百般不得已下,秦放只能回到司藤身邊。見她一臉了然於心的微笑,氣得秦放忍不住破口大罵,倆人一來一往互懟互怨,一個姿態高傲一個抵死不從,幾番周旋,秦放也不得不乖乖聽話。

 

0071Bvi4ly1godip69fzqj356o3ggu0z

 

那晚,他鬱悶至極走出了屋裏,司藤則因法力無法施展而著急慌亂,一個不小心點觸了火芽,卻引起了滿屋大火,秦放聽見老闆提起了司藤不時與綠植說話,心裏有了猜臆便將綠植抱了回去,不料卻看見濃煙密佈,司藤仍傻愣愣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秦放心一急便抱起了她往外衝去,還不忘將那盆綠植帶走。

 

秦放雖大聲斥責司藤的不是,仍不忘將她穿戴整齊後,才連忙奔去救火。司藤一語不發,看著他離去的背影若有所思。此時,安蔓仍是被狹持著,機智的她偷偷地發了訊息,試圖讓單志剛知道自己的動向。

 

秦放忙著處理火災後續,因此,錯過了安蔓和綁匪的碰面,回來時,就只剩下司藤坐在那,她突然問起了他,夢想是什麼。此時,最讓秦放擔心的就是安蔓,還有恢復正常人的生活,可這些對秦放來說似乎不是夢想比較像似做夢,讓他不免失落。

 

0071Bvi4ly1gkl8maney7j36583ggu15

 

為此,司藤將傳說一事告訴了秦放,自己只是個半妖,因此無法做到死而復生後,還與正常無異。司藤不喜歡達那,告訴了秦放,她想重新回到屬於自己的地方。司藤在和秦放坦承交心後,她讓秦放保守秘密,同時也替她做事。

 

與此同時,顏福瑞在井裏看見了藤蔓,於是與長鳴山的李正元老師聯繫,沒想到竟盼來同為徒弟的王乾坤,李正元早已逝世多年。

 

0071Bvi4ly1goq555x1h4j356o3ggu0y

 

兩人達成協議的同時,秦放也接到了單志剛的來電,才驚覺安蔓就像團迷霧不知真實,但秦放仍是有責任想將人平安帶回,即便她隱藏了他多少秘密。

 

司藤此時仍是一臉冷淡,緩緩地挑著適合自己的衣服。為了融入生活,司藤對什麼都有了好奇卻遮掩在自己淡漠裏,一場電影逐漸勾起她沈睡已久的回憶,曾經她只是個單純的女孩睜著骨碌碌的美麗大眼期盼生活的美好,眼前是她心愛的男人,他所說的每一句話曾經都讓她深信不已,卻迎來一場背叛。

 

0071Bvi4ly1gorb5bls0pj356o3ggnph

 

男人的薄情寡義,讓司藤忿忿不平,秦放不想與他爭辯,便走了出去。湊巧碰上了隨機搭訕女孩的陌生人,不禁讓他想起了自己搭訕安蔓的時候,心裏一陣難受,便出手阻止,沒想到竟因此惹上了麻煩,司藤及時出聲喊了秦放,對峙的兩方才沒動手。司藤的斥喝讓秦放丟了面子,秦放雖然惱火,但為了活著也沒有別的選擇。

 

一路走停經過多日終於來到了蒼城山,司藤執意找一名叫丘山的懸師,秦放雖不明白仍照做。

 

另一邊,星雲閣坍崩的井口一夜間藤條漫溢,讓顏福瑞頓感不妙,他著急找王乾坤商討對策,王乾坤卻對此事漠不關心。直到他見了遍地的白藤,遇見了司藤與秦放。向來覺得苅族不過是傳說,是一種神話的王乾坤看見了司藤靈活使弄著白藤竄上了身,將他拖進了屋裏,一個驚嚇過度便昏了過去。

 

此時,顏福瑞見眼前的狀況嚇得兩腿發軟,險些懵了過去,打算拔腿就跑的他不慎遭繩索給絆倒,手裏高舉著刀鋸,直直地往瓦房撲去,在剎那司藤卻毫不猶豫救下了眼前的男孩。

 

0071Bvi4ly1goej8b672ij356o3ggu0y

 

這之後,顏福瑞對司藤的話言聽計從,認真地將師父寫的冊子逐字逐句讀給她聽,司藤聽到一句「一九四六年懸師丘山滅司藤於申」後,卻神色驟變。也因這句話,讓秦放有些詫異,司藤說過,自己是一九三九年被殺,丘山卻說他是一九四六年殺死了司藤,司藤沒有解釋。

 

倆人隨即下井想查看更多,記憶裏曾有段過往,一縷青絲置在眼前,司藤輕靠著藤蔓,先前喪失的能力瞬時也拿裏回來。

 

0071Bvi4ly1gp2tlqwtcnj30u01hcu0x

 

為了能找到那個人,司藤不得不興師動眾,在王乾坤身體裏埋下了藤條,以便控制,更故意扣下瓦房,讓顏福瑞快去快回,眼前的難關讓顏福瑞幾乎崩潰,瓦房也為倆人的分離哭啞了嗓。為了召集的懸門所有弟子,他與會長蒼鴻想盡辦法,只見形形色色的他們紛紛從大門湧入,沒人知道司藤打算做什麼,她似乎也沒有報仇的打算。

 

此時,眾人聚在一起商量如何對付司藤。這一切都不過是司藤想見那人罷了。幾番折騰下,終於找到了能解藤殺的懸門弟子,他與白金雖貴為懸門後代卻絲毫沒有一點伎倆,倆人只好被鎖在門外。在聊天過程當中,白金發現了其中疑點,更不明白了司藤究竟想做什麼。明是被破解過的藤殺卻仍使在王乾坤身上。

 

0071Bvi4ly1goq561cujgj356o3ggkjn

 

另一邊,單志剛傳來了消息是關於安蔓所有底細。司藤也為愛做了註解,傷痕累累的她正因深信愛情,才落這般田地。看秦放對女朋友的深情,她不敢信也不願信。

 

然而,得知如何醫治藤殺的他們卻在救治過程反被誤傷,是司藤的意料之中。對於各門派的義憤填膺,司藤卻一派怡然自得,顯得冷血無情。秦放在一旁雖覺不妥,卻也在這些日子裏,逐漸了解司藤的面惡心善傲嬌模樣下的良善。此時,她不徐不緩地說出了,有事相求,請大家吃飯。一夥人摸不著頭緒即便再氣憤為了活命也只能應許。

 

0071Bvi4ly1goj7q2vfmhj356o3ggnpi

 

同時,詳知內情的黃翠蘭緩緩道出丘山當年的利慾薰心私飬司藤除去她一切情感為他己用,更視司藤為奴役,因此受了他百般虐待,甚至讓她在心儀對象面前現出了原貌,悲慟萬分的司藤為此出現了異變。就在丘山名利雙收,準備進入懸門時,懸門收到了舉報信,而丘山收異類的事情暴露,竟是司藤所為。

 

事情卻似乎開始有趣了起來,在司藤說要請大家吃飯之時,沈銀燈一逝而過的異樣卻不慎讓白金捕捉到,尤其在黃翠蘭講到司藤傷害了沈翠翹之後。單志剛明知追查有危險卻執意放下公司不斷調查安蔓下落,倆人意外相遇,見她一如既往賣弄單純無辜的眼神緊抓眼前的浮木不放,安蔓得知秦放安全無恙激動不已卻換來一句珍重再見。

 

0071Bvi4ly1godiq6c376j356o3gge84

 

隔日,宴會上一場聲東擊西,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戲碼,悄悄端上了桌,沈銀燈最終被發現,連忙離去,卻讓秦放發現,倆人四目相交,秦放彷彿看見了自己逝去多年的愛人,他失魂落魄的走了回來,沈銀燈趁勝追擊試圖聯合所有懸門一舉殲滅了司藤,總總行為顯現怪異,司藤要他們找來另個苅族,沈銀燈執意為當年的血恨復仇,讓白金盯著她若有所思。

 

0071Bvi4ly1godipwkw88j356o3gge8j

 

自從,安蔓得知秦放安全無恙後,貪得無厭的她決定為自己逝去的愛復仇,一併奪走那枚九眼天珠;顏福瑞打從知道師父對司藤總總殘忍後,心懷愧疚自願接受司藤的要求,潛入懸門做兩方的傳聲筒與臥底,秦放在夜裏則因沈銀燈與陳婉影像不停交錯而睡不好,卻與司藤日夜相處下,愈覺她傲嬌表面下有著蠢萌的可愛。

 

0071Bvi4ly1goj7pqht2dj356o3ggnq4

 

一場事發的經過,讓蒼鴻娓娓道來,司藤在產子後的虛弱,卻遭受丘山嚴重迫害,濃烈大火幾乎燒毀了她所有。耳邊仍迴盪著她悽烈悲慘的哭喊聲。秦放為這番話驚愕不已,司藤卻答非所問回答了他也問了自己。若非是蠢,那又怎會明知是欺騙又為愛奮不顧身而遭殺害。

 

0071Bvi4gy1gokcz81aa9j356o3ggb2b

 

沈銀燈眼冒金火,為殺害司藤不擇手段,雲溪寨則是她所設下的陷阱之一,白金則不停琢磨著沈銀燈總總怪異之處,卻始終不語。司藤為了知道當年所發生的一切不得不一步步踏進了她們給予的線索裏,白金也總利用著各種方式讓司藤明白他們的計畫,而有了防備。

 

可在當天,一道詭異的紅黑相間迷霧,重傷了蒼鴻也讓瓦房離奇失蹤,顏福瑞為此著急不已。

 

0071Bvi4ly1goej83urjcj356o3ggkjz

 

隔日,沈銀燈端來赤傘的血泥,私會秦放。秦放坦然以對,司藤傲嬌戲謔,倆人互懟互怨早已成了自然。然而,顏福瑞找不著瓦房的著急,沈銀燈私會秦放,竟讓司藤發現了其中的秘密,本以為陳婉像極了沈銀燈,真相卻不是這樣,截然不同的倆人,讓秦放居然覺得一模一樣。司藤輕魅笑了笑,告訴了沈銀燈雲溪寨見。

 

瓦房也為此而犧牲了,心善的他們没忍心告訴顏福瑞實話。然而,那枚九眼天珠的下落,仍是所有人持續追查的目標,趙江龍與妻子不停地躲藏,單志剛緊追不捨,就在下一秒安蔓帶著倆人也趕到了現場,幾番激烈廝殺下,趙江龍遭安蔓殺害,安蔓也為此受了重傷,趙江龍的妻子一逝而過滿身藤蔓,卻被追來的單志剛撞見,倆綁匪卻身受重傷連忙逃離。

 

0071Bvi4ly1gorb4c89nlj356o3ggx79

 

另一邊,沈銀燈精心在雲溪寨佈下了天羅地網,為的就是殺了司藤,在此時卻接獲單志剛要秦放回去的請求,安蔓因身受重傷,生命跡象逐漸逝去,秦放不顧自己的生命,在安頓好司藤後,便毅然決然踏上歸途,司藤淡漠看著眼前的一切,包含了秦放不顧一切離去的背影。

 

離別的傷感逐漸飄落在倆人心裏,秦放生命似乎走到了盡頭,司藤不捨在千鈞一髮還是救回了他,翩然站定在秦放眼前。

 

0071Bvi4ly1goi3gcs98fj31hc0u0u0x

 

安蔓苦撐著一口氣,直到秦放的到來,一幕幕的過往,都讓秦放哀痛欲絕,司藤不忍大雨滂沱不停澆淋著秦放,便緩緩伸出手來為他擋去風雨,倆人相依相伴,司藤逐漸學會了笨拙的安慰,雖說仍是高傲自大,卻讓秦放滿盈一室暖意。

 

就在倆人臨走前,讓司藤不得不向顏福瑞坦承瓦房的身亡與沈銀燈有關。為了報仇,他潛入了懸門,甘願為司藤所用。

 

0071Bvi4ly1goxs0iq48mj32lc1q8x6t

 

然而,事情仍不停地發展下去,司藤與秦放費盡千辛萬苦終於找到了邵琰寬。聽著邵慶說著太祖父歷經往事,司藤氣憤難平,望著一望無際的大海,她笑出了聲,彷彿是嘲笑當年的傻。對於,司藤的顛三倒四,秦放逐漸發現了真相,司藤是為了另一司藤而來,司藤則為了到底是誰不遠千里將她送來達那。

 

0071Bvi4ly1goq54ord9dj356o3gg4rb

 

沈銀燈的狠毒不僅如此,她設置了機關企圖殺害司藤;此時,司藤負傷逃離,秦放為了爭取更多時間讓司藤活命,他不顧一切跳下懸崖,試圖引沈銀燈注意,司藤身受重傷幾乎奄奄一息,所幸讓顏福瑞路過所救,原形畢露的她縮在角落療傷,秦放一邊穩住沈銀燈一邊抹去司藤的痕跡,尋找她的下落。

 

0071Bvi4ly1goj95ygjpdj356o3ggkkd

 

倆人離情依依的模樣,是秦放的拖延伎倆卻讓躲在暗處窺視的司藤誤會,為此也鬧上了彆扭。

 

是司藤還不明白秦放為她的犧牲多大,在倆人談起昨晚的驚險,才得知秦放竟不顧一切跳下懸崖只為救她,司藤的心頭彷彿沁出了蜜,他們情愫早已蔓延開來,逐漸浮現,雖他倆仍一無所知。司藤慢慢地放下淡漠,卻多了蠢萌,可愛至極,讓秦放為此愛不釋手。

 

0071Bvi4ly1golilj79nhj356o3ggx6t

 

與赤傘的激烈爭鬥下,司藤受了重傷,秦放不顧安危,以身犯險試圖拖延時間,將赤傘推向機關。赤傘身負重傷,激動她聲淚俱下,述控司藤慘無人道,食同類,殺同類的惡行。只見司藤步步向前,在她高舉起雙手,秦放喊出了聲,一句別殺她,司藤受傷的眼神一逝而過,掩飾在她本該的高傲淡漠之下。

 

瓦房意外存活,她身受重傷仍為他續命,讓顏福瑞激動不已,司藤除去了沈銀燈法力,便離去。

 

0071Bvi4ly1gp3yt8dgn2j31hc0u07wi

 

於是,司藤因秦放的眼神受傷,為此拉開了距離,秦放不受影響仍是緊追不捨,司藤體力透支幾乎倒地,霎時她眼裏併出一陣邪魅紅光,痛苦難耐,秦放一靠近卻不慎被打飛,司藤竟一陣傾身向前吻住了他。

 

0071Bvi4ly1gon75hnc2nj356o3gge85

 

秦放在驚嚇間卻看見了所有,包含了司藤的良善,丘山卻因一己私慾利用了她,並打算殺害了她,司藤與邵琰寬的相遇,與丘山的決裂,讓她渴望有個家,飽含悲傷的她一躍而下,眼前的畫面隨即逝去,司藤也隨之癱軟昏迷。

 

倆人的關係也因為綑綁相依而愈來愈緊密,秦放也似乎都能明白面惡心善的司藤,滿心柔軟,不擅言詞的傲嬌。

 

0071Bvi4ly1gonsaw7erzj30u01hckjl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本打算替秦放找到安蔓,卻無意間發現了趙江龍身上的秘密,一枚九眼天珠誘發了秘密接連爆發,先是央波發現沈銀燈身亡,單志剛屋裏藏著陳婉的遺照,日夜無端因她所苦,賈桂枝手裏有著藤蔓印記,與周哥聯手想找出秦放,倆人各有所需一併同行。

 

0071Bvi4ly1goj979x977j356o3gg1l3

 

秦放卻在外出時,遭埋伏已久的央波一棒打暈。沈銀燈早已為自己有所準備,一株蘑菇侵蝕了秦放的思緒,央波甘為妻子不擇手段。

 

然而,賈桂枝與周哥仍在外頭守株待兔,等待機會。然而,央波為愛而亡,司藤隨著秦放回到家鄉仍不忘尋找孿生姊妹,單志剛意外住院見著司藤驚恐不已,秦放得知陳婉當年落水的真相,與單志剛關係破裂;司藤藉著沈銀燈的能力窺看單志剛的記憶,雖是普通人卻讓她不停感到怪異。

 

0071Bvi4gy1gokd0ch6e7j356o3ggqvo

 

此時,司藤的身體日漸虛弱不得不回原形,卻見秦放百般著急的模樣,讓司藤也漸漸學會了柔軟,周哥與賈桂枝卻在這時尋來,司藤虛弱無力無力動彈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綁走了秦放去了達那。另一邊,顏福瑞為了打聽司藤所交代的事項,鉅細靡遺查清秦家所有一切,都關係了白英。

 

0071Bvi4ly1gp1p94jhuhj330s5017wj

 

倆人分別,為救對方,甘願犧牲自己,一路腦海不停閃過彼此初相遇,到相處的後來。直到單志剛追來,周哥與賈桂枝為綁架秦放而付出代價,手裏拿著一幅畫像似她又非似她,只有秦放知道畫像裏的不是她,她緩緩道來與白英分裂為二的真相,一黑一白猶如人心裏的黑暗,為了男人他們相愛相殺。

 

0071Bvi4ly1gorb4xxu3ej356o3gge8l

 

於是,白英起了殺機,致司藤於死地。賈桂枝向周哥娓娓道來所有過往,這件事由幾十年前開始說起,因賈三當年的一時好奇卻惹禍上身。

 

司藤與秦放的一番話卻讓單志剛一字不漏給聽去,司藤與他的一番激烈爭鬥下,倆人各自受了重傷,單志剛挖墳試圖尋找九眼天珠,司藤卻一眠不起,秦放徹夜不眠守候,兩手緊緊交握是兩人渾然不知的無法分離。

 

0071Bvi4ly1gp9u8z83koj31hc0u0hdt

 

那次之後,倆人之間的微妙就連顏福瑞都發覺了,司藤不再拒人千里,偶爾的蠢萌,緊挨著秦放身旁,見周遭女孩的靠近又迅速回到了淡漠高傲催促著秦放回到身邊,顯然的吃醋,大家心知肚明卻不戳破。

 

一場某與司藤就此離別,不經意的一句不同物種相愛有何錯,讓秦放頓時明白了自己的心意,表白讓司藤動容,卻又冷靜,害怕倆人只是夢一場,或則害怕秦放是白英的後代,她為此推開了秦放,害怕哪天的後悔。

 

0071Bvi4ly1gotltyf0eqj356o3ggkk4

 

然而,單志剛被司藤打傷後,一夕間竟恢復了丘山的原貌。司藤與秦放倆人為此不歡而散,不停鬧著彆扭卻在司藤體力不支時著急出現,一路緊緊護著她,猶如珍寶。見司藤對找白英執著不已,秦放為了她的生命也只能細細地張羅一切,在幾番搜索後,發現白英詭計多端將自己深藏在水底,當年為了萬無一失藏屍的計畫,不知殺害多少人。

 

然而,找到白英屍首的司藤面對秦放逐漸有了猶豫,過往的總總回憶讓她起了一絲不捨。

 

0071Bvi4ly1gp0jnrut67j356o3gg000

 

隔日,天還未亮秦放發現司藤早已不在屋裏,連忙與顏福瑞找去了置放白英屍首的湖邊。再一次對司藤動之以情地勸說,表達對她的執著,不願她與白英合體,不過是他太愛司藤了,秦放不小心落水,本以無大礙卻意外喚起湖底白英以其他模樣復活,緊捉住秦放往水裏拉去。

 

這一幕卻讓千里迢迢尋找白英的丘山給發現,司藤入水與白英廝殺激烈纏鬥。只見一白一黑竄出竄進湖裏,不一會白英竄出,黑色形體上散煥著一抹妖媚殷紅色,緩緩地走了向前,嘴角擒著戲謔,一掌將秦放打進湖裡便消失無影無蹤。秦放誤以為司藤與白英終於如願以償合體,見她眼裏沒了熟悉,彷彿忘了自己,他難過地不停掉下眼淚。

 

突然間,司藤竄了出來,站定在秦放面前,他激動向前擁住了她。司藤為了捉住白英,緊追著來到了人來人往的街道,卻見對面的丘山。一逝而過的魅紅,造成了一場意外的產生,司藤不顧丘山的緊追猛打,執意想阻止車禍的發生,在千鈞一髮,她手裏執著藤竟斷了。她若有所思回到了家,獨自佇立在窗邊,夜裏的夢境是司藤與他們的告別。

 

0071Bvi4ly1goze15c1d6j356o3ggqvk

 

秦放太過了解司藤的良善,在與顏福瑞再三思索下,明白了司藤不告而別的原因,分給白英一半能量有著不打算合體的可能,秦放連忙跑來醫院打探昨日車禍患者,卻得知已痊癒出院,可昨日他聽見醫生說了,患者傷勢嚴重幾乎沒有存活跡象。靈光一閃,他知道了白英在哪,不顧顏福瑞的阻擋,秦放執意前往,即便是確認司藤的安危也好。

 

女孩隨著母親奇蹟似地痊癒,眼裏似乎也與母親同般露出了一點古怪,在這時丘山尋來,顏福瑞在激動下,聽見了師父嘴裏竟提起了司藤與白英,深怕師父傷害司藤,造成彼此的傷害,他笨拙地撒著謊,不斷阻止丘山前進,可丘山與單志剛本同為一人,因此很早就知道了他們的關係,他不動聲色地隨著顏瑞福離開。

 

0071Bvi4ly1gotlunin55j356o3ggx79

 

卻見白英不是白英,白英早已隨著人潮沒入融合一體,司藤與秦放倆人在夜空星下,因一場電影,相吻相擁,讓秦放如願以償。然而,白英隨波逐流竟無意間盯上了正在談論苅族的白金。另一邊,顏福瑞不得不說謊的為難,一邊是恩重如山的師父,一邊則是生死相交的司藤,他夾雜在其中左右為難。

 

始終都沒人知道,為何多年過去,丘山仍是執意滅除苅族,受封正宗懸門,前因來自過往一段記憶,曾經懵懂未識情愛的丘山隨著師父來到了一處山林,傳說裏的苅族是他們的目標,丘山卻意外與她相戀,導致寶物外洩,整懸門都因他的疏忽遭殺害,連他敬重的師父也死在她手裏,苅族最後的那句話深植在他心裏。

 

0071Bvi4ly1gp0ioywskuj356o3ggx73

 

從此,他視苅族為低賤物種,不得有情緒,更不得笑。其實,他有過憐憫就在不自覺時。

 

0071Bvi4ly1gp55msvgbgj30u01hcnpe

 

秦放與司藤感情逐漸升溫時,白英復活,因白金讓她想起過去的邵琰寬,薄情寡意讓她也想毀了秦放,趁司藤沒注意,便化作司藤模樣拐著秦放隨她走去,一處高樓,秦放頓時生死邊緣徘徊。

 

0071Bvi4ly1gp3yt5s1vej30u01hcu0x

 

一陣巨響,殷紅的氣球紛紛從秦放手裏掙脫,一顆顆不停飄上了夜空,嘈雜的人聲,吸引了司藤注意,穿過人群一圈又一圈,站定在秦放面前,高樓的墜落,頭骨破裂,七孔淌滿了鮮血,司藤遏止不住悲傷,臉上的淚紛紛落下,殷紅的鮮血與滾燙的淚融合在一塊。

 

0071Bvi4ly1gp0joc77utj356o3ggb2v

 

撐著一口氣,司藤不計代價將能量全然注入給秦放,試圖喚醒他。不料,卻在無意間發現秦放並非白英後代,竟是孕育她的成人擎天樹。即便是昏迷狀態的秦放,仍是不願司藤的犧牲成全自己的生命,於是抵抗司藤的能量灌注,秦放也只能一直昏迷下去。司藤在悲恨下,決然決定殺了白英,為世上除去禍害,因此利用了赤傘的能量,去迷惑自投羅網的白英,設計一場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陰謀。

 

不料,王乾坤與顏福瑞的單純,讓白英逮到了機會,附在蒼鴻身上隨著他們進門,正因顏福瑞的好奇偷偷地燃了藤根,七星盤指向卻指向蒼鴻,怕死的他們卻為了守護秦放與司藤放手一博,小心翼翼地保護傷重昏迷的秦放。

 

0071Bvi4ly1gp0jpooeycj356o3ggkk0

 

他們自以為偽裝的很好,卻早被白英識破了手腳,她要脅著秦放要司藤出來,眼看她就要毀了秦放的那霎時,司藤的聲音從秦放身體傳了出來,原來她利用了顏福瑞與王乾坤的單純性格,一局諜中諜,甕中捉鼈的計謀讓她順利逮住了白英,門上的幻術不過是障眼法,讓王乾坤與顏福瑞自導自演試圖先混淆白英的思緒,她最終目的是幻術讓所有人都以為她就是秦放,以她為餌誘出白英,不斷過繼的能量讓秦放逐漸有了血色,也讓司藤不解曾經為愛不顧一切的白英為何會變成今天這副嫉惡如仇的模樣,司藤窺視著她獨活的七年。

 

0071Bvi4ly1got4gez7krj356o3gg1lg

 

白英為愛不計任何代價,眼前的山盟海誓卻彷若雲煙,相戀相愛不過幾年,邵琰寬馬上又迎娶了三姨太只見新人笑不見舊人哭,甚至讓她發現了邵琰寬與丘山之間的交易,待她竟無半點情愛讓白英崩潰至極,不久之後三姨太便讓白英給殺了,她也為此成日瘋癲,不談情愛,淡漠寡情成了現在的模樣。

 

0071Bvi4ly1gp6bqpfk78j356o30vu1j

 

心思縝密,白英逐一策劃著將來的復活,秦放是擎天樹的後代,是她復活的環節,白英小心翼翼地將孩子交給了秦來福,交代賈家謹慎小心保管屍體,一切看似都照著她的規劃走。

 

0071Bvi4ly1govvi7clnlj30u01hcqv5

 

見白英一生嘗盡悽楚,於心不忍疏於防範竟讓她以爻水所傷,流血不止,司藤卻毫無後悔自己為了秦放而喪命,她緩緩地爬向了秦放,生死相依,不離不棄是他們的宿命,白英又哭又笑不明白究竟是為了什麼。

 

0071Bvi4ly1gp17rq1k5hj32lc1q8e85

 

此時之際,身負重傷的她們,顏福瑞緊盯著白英深怕她對司藤與秦放不利,卻見師父丘山,他受一生執念的折磨,殺了司藤白英是他此生的最後心願,顏福瑞拼命抵擋,最後一刻秦放睜開了眼為白英與司藤擋下致命一擊,不顧自己傷重執意擋在兩株藤面前,顏福瑞不停哀求師父放過司藤。

 

0071Bvi4ly1goze1fvkr6j356o3ggu1j

 

生死瞬間,白英趁亂拽著司藤逃離,倆人經歷過了生死,卸下彼此心結也逐漸放下白英的執念,為了解決所有恩怨,他們合二為一現回藤形養足氣息,秦放與顏福瑞捧著七星盤找來,丘山也在不停依她們遁逃的方向尋找蹤跡,最終秦放還是晚了一步,三人在激烈爭鬥廝殺下,有了同歸於盡的想法,算是一段最好的了結。

 

0071Bvi4ly1gp1ssulytrj32lc1q8nph

 

丘山直到臨終前才發現他仍愛著長生,即便他親手殺了她;白英在臨死前與自己有了和解,愛與不愛不過是自己一念間,一捧白灰隨風逝去。

 

0071Bvi4ly1gp1sxsgw5fj356o3ggu1j

 

秦放趕來時,目睹了魂飛魄散的司藤逐漸消失,氣血攻心,悲愴低吼,一口鮮紅血霧仰天噴出,隨後倒地不起。秦放雖救活了,似乎也沒了魂魄,他日夜思念司藤,為了讓司藤再次異變,他不惜跋山涉水,不遠千里尋找機會。他憑著七星盤來的了司藤消失之地,悲傷不能自己,小心翼翼掬一把土放進袋裏,彷彿還能感受司藤就在身邊一般。

 

誰也沒發現,在他走後,土裏冒出來一株藤正努力地成長。轉眼間,時間過去了五年,顏瑞福也因司藤離去回到了蒼城山,帶著妻兒遵照當年的承諾一頭栽入了福利院,照顧那些沒有爹娘的孩子。因緣際會下,顏福瑞因意外送醫,秦放探望他過程,陰錯陽差撞見了異變的小司藤,秦放震驚卻不敢認,司藤見了他身邊的女孩,有了情緒。

 

0071Bvi4ly1gp8tzi2g7wj356o3ggnpz

 

隔日,秦放神不知鬼不覺地將小西竹送回了家,小司藤只好想盡方法脫離易如母親,想回到秦放身邊。從不屑掉眼淚的司藤,為了脫離掌控破天荒引起大家關注,哭成淚娃兒的她讓老師不捨。

 

因為小西竹的一句秦放,讓他心中起了疑,看她眼裏毫不陌生的親暱,秦放悄悄點了藤根,竟發現了小西竹就是他的司藤。受盡他百般寵愛,見她天真無邪的笑容,秦放哭得不能自己,小司藤在秦放眼裏不時出現司藤原本的樣貌,一抹久違的溫柔盪在嘴角。為了秦放,司藤強行變異不顧後果,卻造成提早夭折的可能,秦放為此淚流滿面,小司藤仍不停找著辦法,試圖延長生命。

 

0071Bvi4ly1gp9u8qeenqj30u01hckjl

 

正因秦放有著白英的能量,所以明白司藤心裏想的一切,他抹去了自己在她記憶裏的一切,讓她恢復人類該有的生活,在注入能量後的秦放,就成了一段秘密活在顏福瑞心裏。時間飛逝,小司藤逐漸長大成人,她快樂且無憂只是不時夢到自己與一棵千年擎天樹相依在一起,那般的寧靜淡然的感覺卻彷彿親身經歷。

 

0071Bvi4ly1gp9u8o23mej30u01hcu0x

 

直到,邢竹西暈倒在擎天大樹旁,再次見到了顏福瑞,所有記憶全部回籠,她掉下一串串淚珠滴上秦放的臉,一生一世一雙人,讓他們執著於彼此,秦放甘願為司藤犧牲生命,只願她一生平安喜樂,顏福瑞守護他們的任務圓滿結束,擎天樹終歸於土裏有著白藤百年相依,不離不棄是他們許下的諾言。

 

「藤樹互相望,情深纏千年。」

 

 

延伸閱讀 :

https://alove5342556.pixnet.net/blog/post/26487194余心恬、朱鑒然《戀上喵星人》為了報恩「喵星少女」化身傲嬌女明星來到地球,邂逅了愛貓成痴「冷面男」,一段相愛卻不能相守「跨星虐戀」就此展開。

https://alove5342556.pixnet.net/blog/post/28521484趙露思、丁禹兮《傳聞中的陳芊芊》菜鳥編劇穿越小說竟成「惡毒女配」 為了活命,她狂加戲,意外愛上犬系「腹黑男主」難捨難分,劇終卻休止了故事的延續

https://alove5342556.pixnet.net/blog/post/23603978朱麗嵐、張猛 《超時空戀人》穿越到書中,成了「綠茶女配」竟愛上了雙重身分的他 ∥ 現實終歸會到頭,那麼有沒有一種花,是叫「我們終將相逢」。

 

 

本文所有圖片,全部來自網路,感謝原作者,如侵犯您的權利,請聯繫作者刪除。

 

    歐尼,心旅地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