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6850_734826889867831_1037373285_n

 

愛慾交織彷若是盛放的罌粟,讓人欲罷不能,他無力抗拒,漸漸沉迷,與她就像兩尾魚抵死交纏,激喘。「關於愛,我不知該如何跟妳說,在躊躇徬徨所有不安裏,我為此愛的卑微不知所措,妳從未體會」誰都沒想過卻是掀起這段淒美故事的緣起。救贖的開始卻是再度墜入深淵的起初,如果你懂他的煎熬,就會明白拉扯取捨的最後,是奮不顧身。

 

當年,他的母親貪圖榮華富貴帶著他逃離父親,改嫁與繼父又有了現在的女孩。撇除母親貪得無厭的嘴臉,這橫豎都會是段美麗故事,在他尚未愛上自己親生妹妹時,也許是。

 

這一年,男孩十八歲,女孩才是十歲,他剛滿十八,正值青春、血脈賁張的年紀,光潔白皙的臉龐,稜角分明竟透著細膩和煦,些微衝突卻又不違和;在他濃密纖長的微卷睫毛下,則是對幽暗深邃的美麗雙眸,溫柔深情似乎還能嗅出一絲絲若有似無的邪魅性感。但,男孩卻從未對任何人動心,除了「她」。

 

即便是臉上掛著淺淺的笑紋,他仍是淡漠疏離,用各種客氣堆疊試圖拉出距離,是不讓人接近的刻意,唯有「她」溫柔增添了溫度,深情刻劃出濃度,明知不可卻又情不自禁。十四歲的那年,女孩才剛滿六歲,正值叛逆的他是如此憤世嫉俗,帶著對母親貪婪的憎恨崩潰嘶吼,是女孩的出現。

 

是「她」毫不猶豫捉緊不停墜落深淵的他,滿溢奶香軟嫩的小手,純粹清透的骨碌大眼逐漸熨暖男孩冰冷乾涸的內心,看著她綻起甜笑似懂非懂緩步走向自己,還分不清親情愛情的他以為不過是親情,滿臉寵溺輕輕擁著女孩,心裡的悸動,是他誤以為只是激動,俯身貼著女孩的唇竟情不自禁反覆吸吮。脫序的行為似乎還沒人察覺,就連自己都沒發現青澀懵懂的愛情早已有了開始。

 

藉著血緣親情的掩飾,讓人始終找不到理由來懷疑他的愛情。日夜摟抱著女孩入睡,親自為女孩洗漱更衣,張羅生活所需。那年,他們誤以為這些不過是親情,兄妹友好的象徵。

 

十六歲的他仍是滿臉懵懂似乎不明白愛情,只是習慣伸手圈住懷裏的女孩,湊近只為那股熟悉的髮香,看著她犯困緩緩闔起的眼睫,纖長微卷而濃密,猶如是尊美麗的娃娃般,他情不自禁低頭舔吮著女孩,舌尖靈活撬開她微啟的唇,濕熱反覆交纏糾結,貪婪再三吸吮舔吻。

 

多年相擁而眠,赤裸共浴的兩人似乎已習慣這般激情擁吻的愛液漫撒,女孩燥熱難耐不停扭動身軀,磨蹭著男孩鼠蹊部的敏感,陣陣酥麻倏忽竄遍全身,輕顫快感讓他不自主蜷縮腳趾,不能越矩的意念讓男孩努力克制愛慾,忍不住輕撫著女孩稚嫩身軀,難耐飢渴撬開她因慾望緊咬的唇,長驅直入試圖加深這個吻。

 

男孩難受捉著女孩軟嫩小手觸碰自己的炙熱,看著女孩懵懂的臉,稚嫩的嗓音,躁動緊貼的身軀,趴在他耳邊嬌喘低泣聲,總總愛慾交織讓他險些失去理智,男孩倏忽起身卸去身上所有束縛,得不到舒緩的慾望屹然堅挺碩大,不碰女孩卻走向淋浴間,渾身冰冷最終是喚回冷靜,淡去所有的慾望。無奈是男孩依然不明白這般愛憐佔有早已超出親情範圍,誤以為那不過是性慾的衝動。

 

隨著時間逝去,他們依然同床共枕,赤裸相擁共浴,無論別人如何議論,兩人始終不願分開,本以為那些不過是習慣,雖說他兄妹倆親暱是有些過份,終歸是親生兄妹,便也放心任由他們繼續。正因如此,他們倆竟逐漸堆疊所有不勘,在故事的後來掀起陣陣驚滔駭浪,讓相愛的彼此不得不付出代價。

 

這些年,男孩也愈發挺拔高大,慢慢淡去了青澀,逐漸寬厚的肩膀,一身性感緊實的長腿窄臀,彷彿是想掩飾白襯衣裏若有似無的線條,更別說他令人垂涎的俊美五官,黑白分明的雙眸,性感和煦的薄唇,幾乎就快從男孩轉變成男人,就在他十八歲高中剛畢業那年。

 

女孩也逐漸褪去稚嫩的奶音,本是稚嫩身軀也慢慢成熟,雖然不是玲瓏有致卻也有了發育,小巧的堅挺,含苞待放的紅蕊,小有曲線的腰身,圓潤緊實的臀都是讓男孩的慾望不斷膨發的誘惑。

 

夜裏,他從後輕擁著女孩的腰身,大掌覆著女孩的小巧渾圓,不停飢渴的搓揉愛撫,指尖逗弄著那枚嫣紅,看它逐漸在自己手裏綻放,那雙熾紅的眼裏早已寫滿所有愛慾難耐,撫摸舔吮,喫咬愛撫似乎都已無法滿足他的慾望,倏忽將女孩扳正隨即俯身含住嬌羞紅莓,濕熱舌尖靈巧不停挑逗著它,被攪動的飢渴唾液沿著隙縫緩緩滲出,

 

幾番輕喫拉扯、濕熱舔吮惹來女孩嬌喘驚呼,綣曲的指頭似乎露出羞澀的粉紅,他們激烈交疊相互交纏著,隔著衣物不停磨蹭敏感尋求刺激慰藉,陣陣酥麻、悸顫的快感倏忽竄遍全身,女孩難耐低喊,男孩溫柔擁著她的躁動難耐,安撫吻去女孩緊咬住的唇,左手則迅速直搗神秘三角地。

 

指尖帶著挑逗輕劃過濃密捲曲,緩緩撥開幽林裏的茂密不斷輕揉著雙腿間敏感的露珠,手指不知何時竟已沾滿了愛液,兩指撐開嬌豔欲滴的花瓣,深藏的瑰麗乍現,幽暗的甬道則是一覽無遺,讓她羞愧想併攏,修長的手指竟突然長驅直入探尋她那從未讓人碰觸過的禁地,濕熱狹小的幽穴正緊緊吸吮著他修長手指,男孩燥熱飢渴不停舔舐著乾燥的唇,斗大汗珠正沿著側臉悄然滴落。

 

手裏的動作仍是緩慢抽動著,深怕會不小心刮傷女孩的嫩膜,幾乎快要高潮的她止不住嬌喘低泣,拱起身軀試圖迎合著央求給能再多,倏然拱起的甬道,讓他露出飢渴想吞食的慾望,不停吞嚥著口水,性感的喉結隨著它的吞嚥忽上忽下,女孩迎來陣陣酥麻讓她難受喫咬著男孩寬厚的肩,就快要衝頂的慾望讓她使勁抓著,指尖早已嵌進男孩的肩胛骨裏,吃痛卻又夾雜著莫名快感。他亢奮著,不停顫抖著。

 

男孩擁著她,愛憐親吻著,在手指幾次快速抽動後,女孩高脹的慾望終於得到宣洩,倏忽衝破腦門的快感讓她癱軟在男孩懷裏,甬道的深處仍是不停輕顫抽搐著,有股腥甜愛液不知羞恥從「她」雙腿間緩緩流瀉而出,恣意沾濕男孩充斥著陽剛混雜情慾的床單,倏然羞紅的雙頰則是女孩高潮後的不知所措。

 

男孩拉著女孩柔嫩雙手握著自己熾熱的巨大,碩大的慾望在她手裏不斷輕顫抽動,揣著好奇的青澀撫弄讓它險些潰堤,強忍慾望萬惡的衝擊,一條條青筋倏然迸出竟只是寵溺撫著女孩的細軟長髮,看著她滿盈迷濛的雙眼,滿地散落的衣物,他笑了笑,拭去女孩兩腿間的殘液,替她蓋好絲被,溫柔烙了吻,起身離去。

 

浴室傳來細微聲響,是男孩就算渾身冰冷也無法抑制慾火撩身,盆盆冷水試著澆熄熾熱,無奈它仍是硬挺勃起。焦急難耐的饑渴,讓他情不自禁握著自己的碩大,腦裏卻是充滿淫穢的幻想,是自己騎著女孩的猛烈抽送。

 

就在他們熱汗淋漓的水乳交融之際,男人倏忽撤出慾望,促狹看著女孩難受扭動不停抽搐,羞愧企圖併攏雙腿,纖白小巧的腳踝竟猝不及防讓他扣住,露出性感邪魅的笑,溫熱的鼻息在女孩恥骨附近故意兜轉,靈活的舌尖沿著下腹,帶著濕黏的涼意輕划過她茂密的幽叢。

 

陣陣酥麻混雜著慾望不停在體內流竄,腥紅舌尖挑開了花瓣,倏忽張嘴含住女孩的花核惡意挑逗吸吮、亢奮汲取蜜液竟也同時探進幽穴,濕熱狹小的甬道緊緊包裹著男人的唇舌,女孩弓起身迎合嬌喘低泣不停央求,讓他再也無法忍受這般誘惑折磨,扶著勃起的粗長用力挺進,在女孩緊實濕熱的花徑深淺抽插,沉淪幻想裏的亢奮,幾次猛烈撞擊後終於是撒出所有熱流。

 

看著自己滿手的腥黏白濁,倏忽的高潮讓他險些站不住,想起自己的骯髒猥瑣,輕笑出聲。在高潮過後,他慾望消退回到女孩身旁,同床共枕、相擁而眠也不過是兩人的日常。這夜,他們放縱自己沉淪在只有彼此的激烈交纏,繾綣纏綿的歡悅裏,竟讓他們逐漸著迷在倏忽炸裂的高潮、竄遍全身輕顫酥麻的快感裏。

 

這些不過是倆人偷嚐禁果的起初,不是佔有,沒有踰矩,更沒有所謂的破處獻身,僅有的是單純愛撫濕熱的舔吮,手指溫柔插捅的抽送,哪怕是慾火高漲的撩身,敏感不停的磨蹭,男孩就算是百般渴望彼此嵌合,卻始終堅守底線不碰女孩分毫。


正是如此,讓他逐漸意識自己對女孩的佔有,明白這不是親情,不是哥哥對妹妹的寵溺,是身為正常男人對女人該有的性慾交纏,是想要明目張膽騎著她深淺不停抽送的態度。卻始終清醒有著血緣、是親兄妹的他們就算是女孩愛他,也是段生世都無法破解的禁忌,讓人作噁的畸戀。

 

為不讓這愛情夭折,男孩將秘密仔細掩藏,藉著血緣強勢驅離女孩身邊所有異性,他們都以為這是哥哥對妹妹的保護,只有他自己才明白「她」是自己的所有物。隨著女孩的年紀增長,曼妙的曲線乍現,本該是小巧堅挺的胸脯如今也發育成熟,飽滿的渾圓也讓男人再也無法一手掌握,雙腿間的蜜叢增添更多旑旎幻想。

 

不管大家如何反對,他們依然睡一起,仍是不假他手替女孩張羅所有,包含親手為女孩挑選胸衣,一件件手工蕾絲巧妙搭配莫迪蘭高雅的色調、柔軟親膚料質與細緻繡工,沒有任何突出點綴卻顯得柔美不通俗。

 

女孩渾身赤裸毫不遮掩背身站定在男人的面前,彷彿早已習慣這般坦然相見,毫不避諱的擁吻在這房間裏,女孩展著纖細手臂似乎是習慣讓他替自己穿戴,撩起女孩的長髮、繞過肩帶背扣,看著倏忽被包覆的渾圓,男人難耐反覆舔舐著唇,因慾望竄起的躁動,背身環抱著女孩有如水蛇的腰線,硬挺的粗長隔著衣物不停蹭著,雙手交叉掬起女孩豐滿的嬌乳反覆搓揉。

 

男人淫褻的喘息混著女孩嬌媚的呻吟,卻是讓他愈發亢奮無法克制,難抑焦急將女孩轉向自己,扳開雙腿夾緊他的腰際,巨大慾望對準嬌嫩幽穴,不斷挺腰試圖闖進,不停磨蹭的敏感讓他發出痛苦嘶吼,狠咬女孩的肩頭試著緩解倏忽竄起的慾望,渾身慾火的他捺不住衝動直接伸手撕裂胸衣,嫣紅堅挺的蓓蕾乍現,隨即俯身擷取,飢渴不停喫咬舔吮,這些似乎再也無法滿足男人的渴望。

 

抱著女孩欺身壓進,炙熱的碩大正頂著幽穴,試圖強壓慾望的他倏忽青筋爆現,額間緩緩沁出汗珠,眼看就快要壓抑不住自己的獸慾,難掩慾火的濃重喘息,看著女孩的眼裏冉起一絲陰鶩幽邃是打算想佔有,不顧後果直接插進。

 

在還來不及思考,女孩竟拱起自己纖細的腰肢,不停躁動似乎是想更緊貼著那股熱源,微啟的唇猶如挑逗不斷在耳邊吹著氣 ,或輕或重,滿斥著誘惑竟說出「想要」,所有理智瞬間炸裂,沒辦法思考的他早已褪下衣物,扶著自己的巨碩用力貫穿女孩,濕熱窄小的花穴緊緊吸吮著他的驕傲,酥麻倏忽竄流全身,猶如當年騎在女孩身上的淫穢幻想。

 

緊窒的甬道完全包覆著他的炙熱,蜜液則隨著律動深淺不斷收縮、抽搐,都讓他亢奮的幾乎快要發狂,女孩的嬌聲呻吟夾雜濃重喘息聲是男人不斷強壓慾望,舔吻著女孩仍是止不住顫抖,他緩慢擺動腰身抽插著自己滾燙的硬挺,挑逗撥弄著花瓣,搓揉著花核讓淫水快速漫溢,讓修長的指尖都沾滿了愛液,倏忽用力挺進快速捅破那層象徵處女的薄膜,女孩放蕩淫喊,雙腿環扣著男人的腰際,飽滿的渾圓隨著激烈抽插不停晃動。

 

凝視著女孩飢渴難耐的迷濛,巨大的慾望若有似無不斷攪動著滿池愛液,惡意誘出她渴望被填滿的低泣呻吟。男人雙手倏忽扣住女孩纖細的腰肢, 用力挺進他的炙熱巨碩直搗最深處,嬌嫩本能的抽搐絞緊,濕熱吸吮著男人的碩大,險些崩潰的他無法停止加速擺動,沒辦法理會女孩的低泣哀求,只能不斷激烈撞擊著她那敏感脆弱花心。

 

女孩渾身痙攣無力抵抗他一次又一次的猛烈進攻,放蕩的喘息,淫穢呻吟,幾番激烈抽插過後,男人緊抵著女孩最深處將所有滾燙濃稠都狠狠射給了她,淫水混著男人濃稠的精液倏忽噴濺在兩人交合處,放縱狼藉。這年,男孩二十六,他最終還是沒能忍住慾望,也沒能藏住秘密。

 

但,故事還是持續著,那些的激情繾綣不過是他們生活裏的調劑。此時,夜色迷離,慾望卻愈發貪婪,偷嚐禁果的滋味彷若是盛放的罌粟,讓人欲罷不能再也無力抗拒,甚至是漸漸沉淪,與她猶如兩尾魚抵死交纏。即使這樣依然不夠,熱血沸騰的激喘似乎是在告訴他,還想要更多…… (2-8)

 

 

延伸閱讀 :

https://alove5342556.pixnet.net/blog/post/50077321《被凹折在木箱的女孩.淫穢姿態》不敢說出口的秘密,竟是兩人無法相守的殘忍(3)

https://alove5342556.pixnet.net/blog/post/50138725《被凹折在木箱的女孩.無可奈何》愛的濃烈熾熱,相思纏綿入骨,愛戀捨生忘死(4)

https://alove5342556.pixnet.net/blog/post/50390905《被凹折在木箱的女孩.貪婪窺視》兜繞了幾圈,經歷曲折起伏,終究還是失散 (5)

https://alove5342556.pixnet.net/blog/post/50439430《被凹折在木箱的女孩.索愛貪歡》無語看著妳,愛恨交織最終只剩無限猙獰 (6)

https://alove5342556.pixnet.net/blog/post/50444278《被凹折在木箱的女孩.黑色洞窟》茫然在鼻息間流竄,閉上眼,淚卻盈出框》(7)

https://alove5342556.pixnet.net/blog/post/50640811《被凹折在木箱的女孩.病態人格》光掩飾著夜,水靜無波,彷若深愛裏的殘忍(8)

 

    歐尼,心旅地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